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马蔚华:发展消费信贷 推动消费市场的繁荣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24日 14:21

  金融界网站11月21日讯,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在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开幕。以下是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先生的精彩演讲文字实录。

  大家上午好!一个接着一个的演讲我觉得大家都很累了,所以咱们讲一点比较轻松的。刚才我们唐董事长把我们的视角从1500年前的唐太宗时代又拉回到明年的信贷政策,双宁董事长把明年信贷总量、结构、重点讲的很清楚,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对明年的信贷最清楚、最具体的一个描述。所以,我想在唐董事长的前提下讲一讲我们银行的角色问题。

  我想第三季度的数据出来以后,全世界可能都在庆祝经济的复苏,的确复苏的绿芽已经在线,美国、欧洲、日本都在增长,中国增长已经毫无悬念了。我们回想起去年四季度,当时是寒流滚滚,那个时候世界一片的苏萧,时隔一年冬去春来,我们似乎感觉这个危机百年易于的席卷全球的危机不过如此,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那么是不是真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呢?我觉得也不是这样,实际上去年好象雷曼倒闭,一夜之间华尔街一片惊恐,要迅速蔓延到全世界,实际上表面雷曼倒闭引发的导火索,实际上这场金融危机最深刻的原因,很多经济学家已经深刻的提出,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失衡,这个失衡表现为生产和消费的失衡,国际贸易的失衡,货币体系的失衡还有眼前长远的失衡等等。那么既然是一个失衡的问题,那么这个深刻的失衡问题没有解决,可能这场危机也不会去也匆匆。我想危机不会义无反顾的离开我们。

  那么我们分析一下到今天为止全球确实取得了比我们预想好的成绩。但是我们也看到全球救市最主要的两件武器:一个是财政和税收的政策,各国政府都是最大的财政刺激政策;二是给经济注入了宽松的流动性,我想这两点是对我们经济复苏起到了一个重大的因素。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的措施在危机的时候是正确的,但是这样政策的作用必须能够带动内生力量的替代,否则就不可持续。我们也看到尽管美国同比增长3.5,但是失业率大家预测年底超过10,结果我从上个月回来已经是10.9了,而且我们也看到他的坏账,特别是商业地产1.7万亿的坏账。这说明他推动复苏的内在动力还欠缺。西方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还会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对于我们来说这场危机我觉得对中国的银行业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这个主要的原因是因为30年我们的金融成长很快,30年前两千亿,现在都70多万亿;第二是监管环境的优化,这几年监管理念、方法得到了世界的认同。还有一个原因,我很欣赏刚才李礼辉行长讲的诚惶诚恐,我觉得我们受金融危机影响下的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很多银行国际化程度很低,还不高,就是我们还没有到海里游泳也不可能淹死,但是我们将来还要去游泳。我也诚惶诚恐,就像我们和刘翔赛跑,刘翔绊倒了我们得了第一,并不等于我们比刘翔有实力,所以我们头脑要清醒。

  在这次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中国政府有很多举措非常见效,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银行业表现的也是非常突出的,我们去年全国的银行业在美国的盈利下降8%,世界前100家大银行平均下降80%,我们盈利增长30%,今年前9个月世界大多数国家银行都在亏损,我们有17家上市银行实现正增长,我们不良率已经降到历史上比较低的水平是1.66,到9月末,拨备覆盖率达到144%。特别是在这场应对金融危机中,我们配合政府到8.9万亿的贷款确实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我们在看到经济复苏时也要关注,政府的刺激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我们走出了最困难的时刻,但是政府的投资如何带动整个社会资本的投入,如何管好通货膨胀的预期,防止资产泡沫,保持我们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内在动力,如何在政府刺激经济过程中加大投入过程中避免重复建设,完成结构调整的任务,如何带动中小企业的发展,我觉得这些是我们明年必须考虑的问题,也是使我们经济真正走出危机的关键所在。那么既然是这样,那么作为银行业,我觉得我们的角色也就在这里。

  第一要在结构调整中发挥作用。因为银行是分配信贷资源,所以银行对经济的发展应该是非常举足轻重的作用。银行的信贷投到哪里我们就需要结合经济调整的要求,我觉得回顾大萧条到石油危机,实际上世界上这些大的危机走出困境都有重大的技术革命和重大的创新,那么今天我们面临的创新是什么。我觉得现在大家提出很多新能源、环保,可以在结构调整中银行更要重视把钱放在哪里,怎么样使结构更合理,使经济能够获得持续增长的动力。

  第二中小企业仍然是我们重大支持的对象,因为他是复苏的基础。中小企业虽然党和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也得到了很多的改善,但是现在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有40%以上中小企业还存在着资金紧张的问题。所以作为招商银行我们还是要竭尽全力的支持中小企业,这也是一个关键问题,过去我们支持“双优”,往往牺牲贷款收益率保持非常低的风险偏好,那么现在在资本约束越来越严情况下我们提出第二次转型,就是以最小的资本消耗,可控的风险求得资本回报的最大化。

  最后我们作为银行应该培育消费的力量。从大的方面,中国消费应该说对GDP的增长消费目前是不理想的,今年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不仅没有达到07年5.3的水平,甚至不到99年和2000年5.5和5.7这样的水平。所以真正的消费市场,我觉得还需要银行去培育、去促进,这就是银行的消费信贷。我们感到虽然现在我们消费还有种种的思想障碍,但是我们年轻人,尤其是沿海大城市的年轻人,他们的消费习惯、消费倾向我们还是非常感兴趣。从我们搞信用卡的实践,我们感觉这些年轻人有钱就投资、没钱就透支,我想年轻人还代表中国的未来,如果中国消费信贷真正发展起来,消费推动消费市场的繁荣,那么我们经济增长就有了真正内生的动力。谢谢!

责任编辑:李航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