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南华期货王勇:期指交易量不久将超过商品期货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4日 14:00

  金融界网站11月4日讯 2010年第六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于11月日-7日在北京展览馆举行,南华期货北京营业部总经理王勇对金融界网站表示,随着机构逐步地入市,股指期货的成交量将必然超过商品期货成交量,而且可能是几倍于商品期货。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金融界的网友大家好,我们现在是在北京第六届国际金融博览会金融界网站直播现场,今天走进直播间的第一位嘉宾是来自南华期货北京营业部总经理王勇先生,您好!首先非常欢迎来到我们直播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今年对于我国的资本市场以及期货是非常有影响的一年,因为股指期货上市了。您觉得在股指期货上市的这段时间,对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影响以及在日后会有哪些发展变化,您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吗?

  王勇:金融界的朋友大家好!股指期货上市已经半年多了,通过这半年多的运行,我们发现股指期货对整个资本市场的确构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将在今后更长时间里,可能有一种更深刻、更广泛的体现。现在它的影响可能还局限在某一方面,比如说有些认识,以前可能对股指期货的认识,认为股指期货上市以后,大家认为它会马上引领大盘向上走,结果没想到,股指期货一上市,大盘下跌,股指期货更下跌,很多人在这里就感到非常意外。其实这一点跟境外差不多,股指期货上市以后,本身大盘到了一个该往下走的时候了,股指期货就反映出来了。

  现在股指期货又在往上走,这时候就没有人说,股指期货把大盘带起来了,就不是这么说了,一下跌的时候说股指期货把大盘带下去了,股指期货真不好。现在大盘在往上走,股指期货天天也在涨,没有人说股指期货真好,把大盘带起来了。其实股指期货是个镜子,它无非是做了一种资本市场的一个镜面的反映,资本市场怎么样,我们去照镜子,我们长得漂亮,镜子反映出来也表现,我们几天没睡觉,很难看了,我们去照镜子,眼窝也是黑的。股指期货其实就是个镜子,有一句很有名的说法叫做“写了错字别怨铅笔”,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今后更长的一段时间里,目前来看,一些机构特别是一些大的基金在股指期货的应用上还没有介入或者介入不多,我们看批准的能够做的可能还不出三个,仅限于一对一、一对多的理财,但是真正做得可能连一个还没有。也就是说一旦机构被允许做股指期货,做一个对冲的话,整个市场的放量可能会更大,它会走得非常规范,因为盘子很大,所以它影响的广泛性,它的整体上的深入,它的深刻性,可能都有跟我们今天不一样的体会。走着半年了我们就发现,体会不一样了,原来说它往下带,现在是往上带,已经发生变化了,我想今后认识上可能会有更多更深入的一些看法,这是我们说在认识上的一些变化。

  另外一个变化就是整个盘面,我们发现资本市场特别是沪深两市一天成交量已经突破了5000亿了,这个量上来以后,对股指期货的带动或者说它对股指期货的影响,股指期货对它的反映或者说互动,会更强,特别是今后一旦机构介入进来,我们不会说有什么担心,说在股指期货里有一些违规,不会,因为量太大,谁也控制不了。

  主持人:随着股指期货更进一步的健康发展,越来越多的机构能够参与进来,相信以后的质疑声会越来越少的。应该说当前在股指期货还没有上市之前国内都是商品期货,沪深300股指期货金融类的期货上市以后,必然会对我国原有的期货市场的体系有一定冲击和影响。您觉得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我觉得在积极的一方面可以说是对广大的投资者认识期货会有一个很积极的影响,您觉得还在哪些方面对我国商品期货有影响呢?

  王勇:是这样,这些问题我觉得很凌厉了。在股指期货的上市初期,的确看到了股指期货对商品期货构成一定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从两个方向上看,一个就是交易量,商品期货的交易量被分流了,这是一。第二就是交易额,股指期货的交易额的快速上涨有点势不可当,而且量很大。相信这个以后交易额肯定还会超过商品期货,可能是商品期货的倍数。

  主持人:时间上您有什么样的预期呢?

  王勇:随着机构逐步地入市,这个影响、这个成交额会逐步放大,直到大的机构进来的时候,成交额超过商品或者几倍于商品,都有可能。所有的机构说愿意做的,都能够自由进入市场来做的话,显然是几倍于它了,这是肯定的。而且国际上也是这样的,所以股指期货开始以后,上市以后,对整体上,对商品期货构成的影响,在以后会在成交量上,随着股指期货本身的放大,几倍于商品,但是对商品来讲,因为股指期货的对冲效应出来以后,整体上商品的量也会上来,因为毕竟通过股指期货上市,大多数企业包括人对期货的认识又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所以,我们看到的股指期货对它的负面影响,我们可能看得到,从现在起我们可能看到更多的是对它的正面影响。

  主持人:听了王总的介绍,我觉得未来期货市场的发展一定是前途更加光明的。我知道您对产业和金融全球化平时也是研究得非常多的,您觉得随着更进一步的发展,期货市场对于产业的全球化的功能和作用,您有自己的哪些独到的见解和看法呢?

  王勇:这个问题说起来话长了,整个全球经济,全球化的历程,如果说历程的话,我们可以用“两代半”来描述它,所谓第一代应该可以这么界定,叫做贸易全球化。贸易全球化是第一代,第二代是二战以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后,全球经济实际被人为分割为两大集团,一个是西方的以美国为首的集团,还有一个是计划经济,以苏联为首的集团,这可以算是1.5代的全球化。现在正在进行的一次全球化应该说是两代半的,就是第二代的,因为第一次贸易全球化以后进行的工业全球化,实际上只是在西方世界所做的一个生产的分工。这次全球化,也可以叫做第三次全球化,这次全球化实际上是在金融支持下产业布局而展开的一次全球化。

  三次全球化,每次全球化都是不同的,第一次全球化的目标也好,手段也好,在今天看来我们可能有更多反思的地方。比如第一次全球化,它的整个渠道和带动,应该是成瘾型消费品。

  主持人:希望王总给广大投资者做进一步的解释。

  王勇:大家都喝茶,茶的适口性很强,有人专门喝红茶,有人专门喝绿茶,有人专门喝普洱,茶叶是属于成瘾型消费品。除此之外还有咖啡、烟草、还有大家深恶痛绝的毒品鸦片。第一次全球化,它带动贸易全球化的前端消费品是人类的成瘾型消费品。以成瘾型消费品为主导的全球贸易自由化就是第一次全球化。整体上中国所赶上的就是套件支持的成瘾型消费品的全球化。很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来看大宗商品或者金融资本市场和期货市场的发展,它的伴生性跟整个伴生的过程,非常有意思的是有三个试点,第一个试点是中国,第二个试点是欧洲,第三个试点是新大陆(000997),新大陆所指的一个是北美,一个是南美,这三个试点怎么来看?这是以消费品进行全球贸易的,并且把它工业化、产业化的就是英国。英国用棉花种植、纺织品、布匹走向全世界,并且做了工业革命,这是一个试点。还有一个试点就是新大陆,现在很多人喜欢听新大陆交响曲,很多人认为这是给北美新大陆写的,其实不是,是给两个大陆,当时两个新大陆,一个北美洲,一个南美洲,构成了美洲,两大块,新大陆是给这两大块写的。

  为什么今天我们认为新大陆交响曲是给北美写的呢?这就是第二个试点,一个代表南美的阿根廷,一个代表北美的美国,前后独立时间是差不多的,有个十年左右的一个差异。但是无论在北边的还是在南边的,当时基本上都是农产品(000061)立国,农业立国。农业立国的两个新独立的殖民地国家,在新大陆的发展,在今天看已经截然不同了。这就是第二个试点。

  为什么截然不同?很显然,1848年,北美新大陆就有了期货交易,农产品商品化在今天的CBOT就已经开始了。60多年以后,阿根廷才意识到,然后阿根廷才开始做,但是做得也不行。这是我说的第二个试点,第一个试点是英国,第二个试点是新大陆。

  第三个试点,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就是中国。在成瘾型消费品为主导的第一次贸易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中国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中国是茶叶在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全球90%以上的茶叶、茶制品包括百分之百的茶具全部都是由中国给提供的。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国处在这样一个优势地位当中,却没有走成英国纺织工业的道路,很糟糕,茶叶出口持续到1913年就沦落到丝绸出口的后面去了。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出口茶叶大量出口过程中,中国又有一项进口的东西,我们在天安门纪念碑的南侧第一块浮雕上看到的,叫做虎门销烟,销的就是那个鸦片。当时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茶叶出口国,茶叶没有走入商品化,也没有走入工业化,相反进口了大量的鸦片,并且打了一次鸦片战争,鸦片战争结束以后,鸦片的进口量没有减少,反而扩张了。最后没用战争手段,鸦片进口杜绝了,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杜绝的,说林则徐打了一场仗进口鸦片都没有杜绝,后来过了几十年进口鸦片也杜绝了,怎么杜绝的呢,中国自产自销鸦片低成本出口,结果进口鸦片打不过中国的本土的很便宜的鸦片,结果进口鸦片没有了,中国开始出口鸦片了,这就是第一次全球化。

  第二次全球化就是二战以后,可以叫做半个全球化。我们今天面临的实际上是第三次全球化,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在信息技术全球化以后,金融已经全球化的情况下所发生的产业全球化。整个衍生品的不断发展和衍生品交易的扩大,构成了这次产业全球化的一个看点,比如前一段时间大家特别关注的必合必拓收购加拿大钾肥,必合必拓比脱的所有股东你去查,没有一个股东不是银行、不是金融的,必合必拓是一个产业资本吗?不是,它已经完全是金融资本了,这次全球化是产业的全球化,背后不再是大炮和舰船了,背后是金融的推手。所以当我们走到今天的时候,我们要学会在金融市场上来作战,在金融市场上,我们来把自己的铠甲装备起来,然后才能在产业化过程中取得胜利。

  主持人:王总给大家讲得很细了,我觉得随着中国在世界上影响力的进一步提升以及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也能形成一个从期货角度的缩影。我也想代表广大老百姓问最后一个问题,大家深刻感受到最近大宗商品涨得很厉害,大家可能很表面地觉得是通胀原因或者美元贬值,从您角度来看,您认为这里是否包含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呢?

  王勇:通胀因素确实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特别是我们的货币量,货币量十年来增加很快,我也注意到了整个舆论环境和经济学家的评论,认为货币原因是主因,我跟大家没有太歧义的看法,特别观察了一下房地产价格。房地产价格在一线城市的上涨价格去看它的价格,很有意思的是它和整个货币量的涨幅几乎完全一致,或者说完完全全一致。但是深层次原因有没有,就是大宗商品的深层次原因有没有,显然大宗商品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在,这个更深层的原因,实际上已经发生有一段时间了,不是今天才发生的。其实大家都知道非常有名的哥本哈根会议,气候变暖了,人类碳排放多了,但是就在开会的时候,那个小镇经历了50年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这个新闻都报道了。事实上,在大家都说气候变暖的时候,的的确确有报告,美国国防部委托其他一些专家做了一个研究,就是长期气候趋势的一个报告,这个报告描述了气候的一个变化,当然报告内容非常长,我在这儿不多解释,我只是说一个现象,或者叫做一个标本,这个标本,北京的很多人都能够看得到或者以前见过,坐上车到香山,香山植物园里就有,叫做仙女牧草,是一种很小的一种草,开着小花,有黄色的和白色的,很小的一点点的花,为什么说起这种草?因为在格陵兰,在北极格陵兰地区钻探的冰岩中发现了仙女牧草,历史上有三次,仙女牧草的残骸在冰岩或者蓝色玄冰中,一共有三次,最近的一次被称为“新仙女墓事件”,更早被称为“中仙女墓事件”,最早的被称为“老仙女墓事件”,老的、中的都不说了,说新的就够了,新仙女墓事件,它的冰岩中,仙女牧草残骸的冰岩是75万年以前的,75晚年以前,这个北极地区由温带生长的第一植物表明了北极的温度和北京以及更南方的气候温度可能是差不多的。那么为什么在75万年以前,在北极格陵兰岛地区会有仙女牧草呢?原因就是那个时候那个地区温度很高,如果是这样判断的话,请问75万年以前有没有人类的高度文明?肯定没有,更没有工业文明。那么,哪儿来的工业排放呢?也就是说地球本身温度的变化,并不是由人的工业或者人类文明所能主导的。

  所以,这个事情讲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地球在目前一个长期气候过程中,它是一个变暖趋势还是变冷趋势,显然这个报告所讲的是一个变冷的趋势,不是一个变暖的趋势。我们从2009年以来所体会到的、看到的比如南方大冰雪拉断了电线、高压、输变电缆,火车不能开,大家不能回家过年等等,这些实际上带来了什么呢?带来了更多的干旱、水灾等等一些天气变化、极端气候,这才是今年农产品大宗商品上涨的更深层的原因。今年2月份和4月份,我在几家证券公司做讲座的时候,我告诉大家,一定要关注的是农业股,特别是农产品股,如果说你拿不定农产品股的话,那么农资股,你至少应该拿住,比如气候变化以后,受灾了,农产品绝收了,人是有人救的,说你住在那儿,受灾了,没有吃没有穿,政府会救你,当然当地的虫子没有人救,政府不会去救虫子的,虫子灭掉以后,再进来的可能就是害虫。所以你拿着农资股,肯定会大赚的,事实证明,凡是当时听了我的,现在都上来了。

  主持人:感谢王总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孙磊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