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视频合作> 正文
李肃:未来十年是中国信用爆发的十年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26日 10:17

  李肃:未来十年是中国信用重新爆发的十年

  记者:您觉得就是未来十年,在中国经济转型的这个过程中间,中国的金融领域会面临怎样的转型?

  李肃:整个全球的金融形式在发生一次重大的逆转。在这样一种逆转下呢,所有的全球的产业,全球的金融家都在关注中国的机会,所以我认为未来十年是中国金融崛起的时代,十年。未来的十年是中国金融崛起的十年,而且应该说呢,中国本身在金融创新领域里边,有很大的空间要去走。就我们金融创新远远没有完成,那全球的金融资源的调动上,未来十年也会在最高的制高点上,远远超出欧美的这些国家。而且俄罗斯、印度这些新兴国家,都跟中国不能相比的,调动整个全球金融资源的能力都是不能相比的。同时我们又看到,中国自身的信用的使用,现在还几乎在一和二,走到一百的时候,其实还有很大的空间要走。所以因此未来十年又是中国的信用重新的爆发的十年,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未来十年,中国的金融是一个大变革,大突进,然后大爆发的时代。所有的企业家应该抓住这个时代,谁抓住了这种金融机会,谁就找到了跳跃式发展的重要的起点。

  李肃:金融业变革应该抓住三大机会

  记者:那他们应该怎样来抓住,具体。

  李肃:我认为说到底,中国现在的大规模的机会就三个机会,对金融来说。第一个就沿海城市大规模的升级,在这种升级的过程里边,不管是房地产还是产业,就是新型产业,战略支柱性产业,服务产业,现在都面对着一次全面升级的过程。所以人们都说中国的沿海的消费阶层白领阶层,中产阶级,本身加起来的总和,这个非常容易的超越欧美的所有的人群。所以人们都说,福布斯说已经有3亿人了,3亿中产阶级,什么概念呢?就欧美加起来总共就这么多,就咱们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中产阶级,那么这种中产阶级在沿海地区的升级过程中,是有大量机会的。

  那么第二个机会呢,就是大量的制造产业正在向内地转移。那么内地整个在这个产业转移的过程中,很显然叫城乡统筹,农民的收入不断的提升,小城镇接纳产业,这个城市化进程,在中国将会有巨大的空间,放量放起来是不得了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大量的中部崛起,西部地区现在都在不断的发展,第二个大的机会领域,金融业要抓住这种领域,就要很好的把钱落到该落的地方。

  第三个就中国走向全球的这种动力。现在应该说从买矿开始,这仅仅是个起步,现在正在我们看到开始买品牌,开始买技术,开始买人才,现在全球的人才在往中国移,在往中国涌动,所以这样一个过程呢,我们走向全球化的过程,我们大量的金融资本和整个过剩的美元,到底怎么样去用,我们人民币会不会变成国际货币,在十年内一定会变,变到国际货币的时候,中国发的债,中国发的这种证券,这种信用杠杆的作用,到最后怎么会对全球的资源布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现在所有人都是不可预测的,而我是带着乐观去看这块。

  李肃:资本领域 企业家要将五种金融信用体系结合运用

  记者:那您觉得,我知道您有一个理论就是,公司方面的三个效应,您刚刚会上也说了。那么您觉得就是在未来十年,如果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就是怎么,我们知道中国资本市场也在快速的发展,他们怎么在这个资本效率上面更好的提高,是不是会有什么转变?

  李肃:现在应该说呢,这个中国的企业呢,是靠产品经营,做出管理效率。靠资本运营就产生杠杆效率,然后靠产业效率,形成领袖的能量,这是三部曲。而在这三部曲中呢,应该说资本的效率,这种杠杆效率是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所有的企业只要在他经营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点,就一定有资本跟他走。那么这种资本的杠杆功效越大越强,拿到的资本量越大,他对人才的吸引力,和收购兼并重组这个产业的冲动他会越大,所以我认为呢,中国现在处在一个全球的金融地位,现在非常特殊,非常高的一个地位,那么这种地位呢,会导致中国企业抓住这场金融机会,就能迅速的把这个产业能力和管理能力全面都做更大的提升。而在我看来呢,现在真正去刺激和抓住这种机会的重要要点,在五种金融的机会和信用体系里边,要综合使用。就是启动点是银行的信用,爆发点是股市的信用,而现在支撑的点政府越来越有钱,我们要把政府的所有的信用和能力,运用到我们企业的发展过程来。而现在真正去评价天上飘的钱,到底该掉到谁这儿来,它到底价值该多少,这个私募基金在里边的评价作用和主导作用越来越强,只有把这四种效率都全部用起来了,拿基金的效益去拉动提升,用股市的杠杆去获利,然后用银行的效率周转,然后拿政府的效率支撑,最后一个企业自身的本身的效率,它的信用就会发展到最高点。而在这方面应该说呢,中国的企业是全球金融看中国,中国大量的钱在往天上砸的时候,中国企业家最需要修炼的领域,也就是在管理领域战略领域,什么做领袖的领域,这几年他还是积累了很多,真正把五种金融信用都把它用好用活,然后掌握和把握它金融的所有的这个技巧。

  中国企业家在实际能力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也就是说这30年呢,中国的企业家是断开来学了很多金融知识。比如说在全世界去借钱,在全中国去借钱,这种借钱的能力,他在一个阶段他形成过。在股市里边,全世界的股市到处去捞钱,到处去上市,他也是断开来,他做过很多探索。在全世界拿别人的基金,到这儿来投我们的中国企业去上市去,他也是断开去干的。所以这些信用怎么打通了,共同找到这个重要的聚焦点,是中国企业需要把历史的积淀,和现在全球第一流的金融人才都聚到这儿来,然后利用中国产业崛起的时机,利用中国崛起的这种大好机会,利用全球的金融看好中国的机会,把这种能量呢,组合到一起,把综合实力提高上去,这时候中国的企业才能真正说上完了金融这堂课,变成了真正全世界的金融霸主,那确实需要十年。十年后我们就可以说学会了这种金融知识的一代企业家,就会在全球金融领域里边起到主宰的作用。

  李肃:前期项目风投野蛮生长缓解融资难问题

  记者:那么我们也知道现在企业的发展,就是融资是个很大问题。您觉得在未来十年在融资这个途径上,会有一些什么变化?

  李肃:我认为现在融资难,它其实是分成三个问题来讲的。第一个问题呢,应该说是政府的管制过于强,就导致很多金融创新的产品不能用。你比如说日本企业,他这个金融,他的负债率到200%也没人觉得高了。就中国有很多企业的资产总量和它的流量结构之间有落差的时候,你就非要用一个硬的杠去管它去,他就管不出来。所以在金融创新领域里边,我认为中国应该说管制过强,导致中小企业也好,甚至于这个优质的企业他融资难,都会成为一个很重大的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

  那么第二个问题呢,融资难产生出企业自身的素质和能力。就中国这几年,特别是民营企业,它长期发展的一个环境,它带有机会发展的色彩,所以它把自己的金融信用怎么包装好,怎么积累好他没形成意识,所以他从来就认为拿自己的钱弄就算了,他没有形成这样一种能力,所以因此中国的民营企业重新调整自己的金融的结构,然后把自己的信用体系提升,管好这个金融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在这个领域里边我们认为中国确实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把这个企业的金融的信用和素质提升上来,这是第二个问题。

  那么第三个问题,还是反映的金融人才的问题。融资难说到底,就我们看到很多融资的技巧和方法,中国的企业是远离的。换句话说呢,就你仔细看全球涌过来的大量的金融人才,都是跟着最大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的,所以他这个人才的结构,在中金公司里边,你看他聚焦的都是什么,都是这帮大国企。大国企本来就有信用,你又把技巧全部用到这儿去,他现在就等于融资过度,融资太多,并不是没融资。但是你真到现在这些中小企业和新兴的企业的时候,就我们最好的金融人才不在这儿聚焦。他没看这儿,没有去想这儿,所以因此现在我们却看到一个重要现象,就是大量的产业资本分离出来以后,就在这个浙江,几千亿资本分离出来以后,一批企业家在往金融家转。所以我们经常说,说风险投资,你真找那个国际的风险投资,他不会看你这个前期的,他现在老往后期看,因为他找的都是这批最好的公司,而现在浙江出了一大批金融家,拿了钱就是投这前期,就投这个最好的人才,他可能在这儿会长出新的一代的金融家里,在关注这个融资难的这个领域。而这个领域只要有人关注,只要有资本进去,只要有大量的成长空间,就会导致一流人才要跟这个土生土长的一批咱们叫比较野的,野蛮生长起来的金融家要接口,要真正接口接到一起了,融资难不会再继续的,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责任编辑:庄伟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