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头脑风暴> 正文
陈淮:解决房价的最基本问题是调整人口结构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3日 17:24

  陈淮:解决房价的最基本问题是调整人口结构

  提问:2011年中国保障型住房建设目标是1千万套,这一千万套比2010年580万套整整多了差不多1倍,很多专家也会认为这些目标有些冒进,您认为这些目标是否能够实现,如果能够实现应该如何实现?还有保障性住房1千万,也是作为房地产调控重要手段之一投入市场,您认为投入市场之后会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陈淮:你最后一个问题是错误的,保障性住房不投入市场。第二我们一定能实现,第三个怎么实现,多配置土地,多增加资金供给,然后加大建设力度,谢谢。

  主持人梁茵:这么简单两句话,还有没有观察员提出更加尖锐的问题。

  陈淮:和我预期不一样。

  提问:我注意到政府这两年房地产政策似乎有一些方向性转变,比如对保障性住宅有一个趋势性变化,保障性住房,经济适用性大方面建设,会不会意味着这是一个长期性政策将会长期坚持下去?

  陈淮:这个我想任何国家都是长期坚持,我有点不耐心,不等咱们观察团问我就说几句。我们今天讨论十二五,我们有四个问题。第一个我们首先要解决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在住房保障体系建设过程中,市场发育过程中未得到改善一部分住房困难群体称之为保障性住房。这部分群体靠自己的竞争力量实现不了自己的住房需求的话,在任何国家都会受到重视。我们现在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个问题比较大,大约在城镇居民家庭20%-30%,我们希望在十二五这个中期过程当中,比较集中重点解决这方面最迫切需要改善住房条件的人群,这就是刚才问比例大和小的问题,我想这没有意义。

  最先没有吃饱的人民应该吃饱,住房最困难的人群应该改善。但是我们不会永远这样的规模建设下去,我们需要一个高的基本形成中国住房保障体系一个物质基础,这是第一个最迫切的问题。第二我们十二五期间,要对一个最核心的城市化与住房问题解决,那就是农民工进城。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前天发布国民经济统计公报当中有一个过去几年没有过的数据,农民工数据。去年的时候有马局长口头说了1.49亿人,公报里没有,今年统计公报中正式有农民工2亿人,异地就业1.5亿人。我们十二五开局注意到这个变化,下一个周期在中国真正实现城市化,我说的真正两字是指的我们现在城镇化6.3亿人,有超过四分之一是伪城市人口,这个咱们要买房子两年或者5年居住证明,但是到了统计局只要居住半年就可以算作城市人口,这部分人群在一个长期过程中是中国真正的城市化能否实现,也就是他们在城市中能否定居的核心关键问题,这是第二点,这五年要破题。

  第三个我们要解决房价最基本问题,房价的问题不再与宏观调控,吃退烧药可以让你今天不发烧,但是治了没发烧的病了没有,没治。根本解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家刚才说的问题是靠解决中国城市结构,大力发展二三线和中小城镇。我们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不平衡,就是沿海特大城市和二三线中小城市发展不平衡。这个问题不解决,吃多少药退烧我们都不可能长期进去下面,调整人口结构,使人口结构在十二五当中更加合理,这才是关键。

  最后我们得满足十二五期间一大批城镇居民家庭,从满足了基本住房需求,脱困型需求才行。大约2020年我们有60%,70%要住到具有改善型功能的住房,可能其中还有10-20%个百分点还要住到具有享受型,什么叫做具有改善型功能性住房呢?20年前我和魏杰老师我们在人民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能分一间筒子楼就是了,现在要有一套房子才是。在这个基础上,那时候年轻人结婚买一米五宽双人床,现在要买两米二宽的双人床,并且有一定的装饰美化空间,并放一定家具,原来放一个马桶就是改善型需求,现在要具有化妆间等等才算是,把这些解决了中国的城镇化速度就快了,就健康了。

  主持人梁茵:我在这里有一个问题能够提问陈先生吗,这个也是我今天这个主持之外,我想房地产是一个大家都关心问题。就刚才您提到保障性住房,我一直有一个困惑。目前中国地方政府现在要下死任务,硬任务让他们在十二五期间建设保障性住房,但是财政来源是从地方政府自己手里出吗?

  陈淮:你问的是一个政府政务型问题,这应该有政府官员来回答,我是学者。

  主持人梁茵:但我一直很困惑,不知道哪位专家能回答我,如果地方保障性住房由地方来说,但是目前地方财政收入主要来源,确实依靠商业地产的收入来放到腰包里了。

  陈淮:你这个问题太绕,简单说保障性住房他的成本有几个部分,一个是土地,土地自然是地方政府他可以支配的。第二部分建设过程资金占用,政府只要贴息银行获取债务,一个是要付出实际的利息,一个是占用资金,政府只要贴息银行就获取债务。还有政府只要贴租就会有人做,这个问题说简单非常简单经济学道理,说复杂也很复杂。

责任编辑:庄伟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