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头脑风暴> 正文
潘向东:通胀下半年逐步回落 维持3%至4%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8日 14:57

  金融界:那么我国目前的通胀一直是在高位,而且信息市场国家他们的通胀也不能说就处在了一个拐点,那你认为咱们国家的通胀还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潘向东:我们现在是只能说是物价上涨,还不能够是因为通货膨胀,只是从经济学来说,那么这种物价上涨我们看到七月份压力比较大,我个人觉得判断的话在八月份之后因为翘尾的一个影响,当然新增的话这个增长的压力也在放缓的话会在下半年逐步的一个回落,应该是下半年是可以看到的逐步回落的一个状况。至于未来的话,我们还是觉得压力仍然比较大。因为第一发现外部的,内部可能推出QE3,到时候压力比较大。第二个方面,我们本身的话,这个物价也有一个上涨的压力就是09年之后这个货币的大量投放必然会对价格产生一些影响,直接影响到滞后的,所以未来的话,我们觉得会回落,但是还是会在三到四的这么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

  金融界:那除了通胀大家还对我国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也有一个担心,那你认为近期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会怎么样?

  潘向东: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这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因为没有哪个经济体能够延续一个老是在10%以上的高增速,我们在高速增长也有30多年了,30年多已经创造了一个世界的奇迹了,并且我们人均收入的话,已经是4000多美金了,按照PPT来计算的话,这么高的一个增速,未来下降2%到3%从其他经济体发展经济来看,这都是属于正常的现象。其实很多现在研究者都在探讨中等陷阱的事,中等受于险境的话就说明了这么一个事情,也就是说人均收入达到4千到5千美金的时候,那个经济增速下台就会成为一个形式。从日本的经验,从韩国的经验,包括我们台湾的一些经验还有新加坡的一些经验都可以看出来,这是成功的迈出了中等受于险境的经济体。当然还有一些经济体是没有迈出来,你像那么一些国家后来的话中等水平收入的时候经济就出现一个低迷,像阿根廷,所以我们也在面临中等收入的一个发展的一个阶段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第一个方面下台阶,这是从其他各大经济体发展的现实可以得到一个左证。第二个方面就是下台阶的时候我们更关注的还不是一个增速的本身,更关注的是什么在推动这个经济增长,假如我们实现了经济转型一个经济增速的一个回落之后,经济逐步实现了转型的话,那我们觉得这种也挺好的,就是不说一个良性,因为这种增速是可以持续的。假如我们维持一个不错的增速,依然是一个高投资的拉动,那么未来的意义就会比较大,所以现在关注的不是经济增长增速的低一个百分点还是少一个百分点的事,而是这种增速能不能够持续性,经济本身发展的健康性的问题。

  记者:那您认为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会是什么?最大的风险又在哪里?

  潘向东:中国发展的一个动力的话,我说还是进行一些制度释放然后理情的话形成中长期发展的一个动力了。你看我们改革开放30年,其实说来说去原动力就是我们改革以及开放这两大促使了我们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就是这个制度释放了。那么未来的一个风险的话,其实也就是说当经济增速下去了之后,全民能不能够承受,日子过的苦一点的时候能不能够整个低迷,大家都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他随之而来的是失业率可能会增加,失业率一增加的话,那种不满的情绪可能就要增加,所以这是一个方面我们要考虑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说,一旦海外再出现一些动荡,包括一些欧债,再出现一些动荡的话他会需要到全球,影响到全球的时候我们也要做好风险防范的一些准备。

  记者:那您认为我们的加息周期结束了吗?接下来的货币政策会怎么走?

  潘向东:其实货币政策走到现在的时候,他是挺困难的,就是面临一些困境的,就是说第一个方面,你像我们现在加息,其实加息谁都觉得把率利提上去,很多问题都解决了,第一个房价的问题也解决了,因为资本密集行业只要把率利提上去,自然而然虚线就下降了,也不要什么了,那为什么老是率利就没有怎么样,这是第一个方面。加息的话,我们那个地方在的压力会加大,因为现在地方是十万亿的一个规模,很多是来自于银行的贷款,那么你直接把率利加上去的话,你现在进行房地产调控了,地方政府的收入减少,你把你的压力加大的话,无形之中会导致地方政府财务恶化,还有因为毕竟因为有些项目已经投下去了,还有再建的很多,所以这要延续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你加息的话可能也会造成日前的热流经交换,因为你毕竟存在差异,所以推出率利加息都比较谨慎。随着未来,我们说下半年物价的逐步回落,加息的话也会比较谨慎,这是其一。其二,包括整个经历,现在也面临困境,通过数量话的一些调控手段的话,现在导致了一个率利的一个双轨,现在体制外的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高成本的工作环境,现在你看银行产品都知道多高了,现在全民都在做高利贷生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恶化 中小企业的经营环境,希望你继续提只会造成更加积极性,假如不收通货膨胀的压力他就依然存在着,所以目前他是有困境的。

  记者:那么地方债这个问题他会与中国经济产生特别大的影响呢,如何去化解呢?

  潘向东:地方债的影响,他当然会影响到一些再建项目,还会影响到银行的一些封闭性的显现,最终的话你说一个银行就是一个造血的机器,因为经济性加上造血的机器都会有一些风险的话,那会影响到一些经济体的运转,预计怎么化解法,我想预计还是通过经济的不断增长也就是预计不断的往上不断推进的话,规模越来越大我们的经济规模越来越大的话,这块赚的比重就会越来越小,无形之中就会慢慢化解了。关键问题就是说别在形成一个新增的规模扩大 ,就不断的扩大到像以前一样的没有约束的一个扩大的话,那未来的压力会很大。

  记者:那么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情况下,中国怎么样能够保证自己的资产安全?

  同期潘向东5:现在的话,我们主要的一个方式我觉得还是要减少我们的一个外贸方面的赤字,就是说我们现在盈余,其实这个盈余就是说导致外部账款的一个增加,你现在要投资的话,你几乎就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高低。因为你不买美债你要买那个债,欧洲债也有危机,日本经济也不好,其他的新经济体更脆弱,那你买什么?那很多人说可不可以去买黄金,你说中国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他要去买黄金的话,全球黄金市场会是什么样,然后第二个,假如你买黄金的时候,你有信用货币的定价权吗?哪一天发达经济体,就是你非法经济体买了黄金储备了,人家将来不承认他是货币了,你说,假如为了一个功能的话,他会是怎么样,(00:24:03)那全球金融博弈的时候你哪儿知道,因为规则是人家定的,他完全可以早一点出来,我们也可以把这个作为储备货,找一篮子货币挂钩来作为储备货币,那也可以,也一直在探讨这种事情吗?他就是完全跟黄金通购的情况下,你要想货币最初诞生的时候是石头作为交换功能,现在虽然谁还说石头有多大的诱惑 ,所以以前谁有一块石头磨的圆圆的,或者说有一个怪石人家(00:24:44)哪怕这个石头在海底下也行,是你发行的,这就是大家相信这个人或者这个家很富有。现在是除了黄金,欧美他也储备了很多黄金,但是你要买的话,人家不断的抛售,不断的抛售,抛售完了的时候就完了,你能制订游戏规则?所以关键目前的话,还是一个经济体的壮大为什么是这样。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的是消减我们的贸易,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去年也提出来就是说包括中低收入的阶层往上提,这样可以抵御通货膨胀,第二个方面需要我们一些中低出口的竞争力,主动式的把这个贸易赤字给降下来,那样的话我们就不过多的担忧这个事情。第二个方面我们也在不断的推出我们的一个国际化的进程,这样的话也可以抵御大量集中某一类资产的风险。

责任编辑:庄伟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