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上海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全世界同在一架飞机上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12:27

  主持人:你认为它是否能够很快的恢复,它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或者它现在的政策问题在哪里?

  嘉宾:因为美国的经济,它的核心是在国际金融,它是一个制定规则而且交易量是非常大,实力也是最雄厚,现在就碰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从08年开始,雷曼兄弟就提出了一种到09年,我们在天津参加达沃斯论坛,当时看到各国经济有这样的政府,都在寻求救市的方案和经济复苏的途径。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发现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多,问题越来越复杂。所以主题就从07年变化中的平衡到08年下一种经济增长的浪潮,到09年是全球重整经济,到10年可持续的增长,但是这一次变了,是保持增长的质量,掌控经济界格局。我觉得这一种变化,而且你看所有来参加人的心态,他们关注的东西是很大的不一样。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感觉到作为美国来说,他要改变整个经济政策的话,它的金融体系是最重要的,就是变化。这个变化中我觉得应该从三个方面看,发生了重大的调整,或者讲我们是要重整。首先我觉得是金融,或者像全球金融,美国的金融诚信,但是我们突然发现,对金融对话带来的后果是把整个金融体系搞乱了,是发现它的最新的高端的金融水平,其实是坑了投资人,这样就受到谴责。因此我觉得金融应该恢复到从金融自由到包容。

  主持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嘉宾:包容是一个全局,因为金融的本身,它是以信用为核心,以服务民众,帮助人,这个叫金融。但是我们现在华语界是利益驱动,中心思想。最后把金融搞垮了。这个我觉得从金融自由到金融包容,是需要现金的制定,国际金融整个的这些人们,需要改变思想。第二就是金融的业规,就是一个行业里面的规则,业规的伦理性应该受到一个高度的重视。

  主持人:金融的伦理性是一个很新的问题,给我们介绍一下。

  嘉宾:比如金融决策者应该做金融决策的事,你要考虑到这个方案下去以后,是不是引起更大一步的,是非会伤到民众,或者是不是对其他国家造成灾难。这是决策者要注意的金融伦理。业内就是说我做商业银行的,做信贷的,信贷风险就是要可控的,比如人家提供担保,这个担保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不是有问题,这个你都要搞清楚。投资银行,你是为第三方去融资,钱不是你的,商业银行是把民众的钱,或者负债表里面的负债带出去,别人投资。但是投资银行是不一样的,投资银行是终结的,可以不承担责任,这个时候投行的对一些问题的真实性、透明度,就是要非常重要。这也是投资银行的商业活动,保险公司、信托都有自己的讨论。

  这些伦理变成一个标准,但是很遗憾,到现在为止金融的伦理是被利益驱动所边缘化。

  主持人: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伦理这个词在我们的概念中,它是一种自我的约束,但是在利益的面前,这种自我约束是没有力量的,怎么样才能?

  嘉宾:是自律与他们相结合的这种伦理。所以我讲伦理的标准,其实更多的是从自律和他律相结合的。自律来说心中要有一个敬畏,我敬畏谁呢?民众,因为人家把钱给你是对你的一种信任,所以你不能胡来。但是我们以前的MBA的教学方针里面,美国评最有用的商学院,他的格言就是用人家的钱给自己挣钱,最后发现这种伦理是不是科学的?但是我们就是用这点钱积少成多,但是你在为你自己赚钱的时候,你要考虑到,你赚的钱和民众的利益要有一个平衡,不是以你为中心的,所以你看金融自由也是以我为主体的,金融业态也是以我为主体,但最后让投资者很失望。

  主持人:如果他不自律怎么办?这个他律从哪些方面去控制他呢?

  嘉宾:监管,因为职业生涯的这个成本,就是如果你犯规了,要永远清楚出去。还有法律上的、司法上的,各种制约的条件,要真正到位,而不是做个样子,做一个表面工。放任的后果会总有一天,要到来的。所以我想这种业态已经被大家玩的,最后发现没有空间、没有退路了及因为你知道飞机 上一个安全的问题,从飞机的机长到乘务长,到头等舱客人、商务舱客人、经济舱的客人,安全对他们来说是不是一样的?现在就到了这个时候。这个金融的问题不解决,整个体系所带动的能源体系、工业体系、科技体系、生产方式、思维方式、生活方式,都要作调整。

  主持人:你认为我们在全世界的这些人,都在一架飞机上,如果它的体系还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会有坠机的风险吗?

  嘉宾:没有出路,而且这一天是时间问题。我们不断的把对可怕的向后面推演,但是总有一天,如果你不改革,不合作,这一天会到来,但是我相信人类是不可以,我们是有智慧的,会采取今天总理和我们大会的主席,反复在讲的这个思路的最顶尖的哲学的理念,就是大家负责任,对今天的负责任是为了对明天的负责任。

  嘉宾:比如今天的中国与之间,存在着很多的贸易磨擦,美国如果就一直是秉性着他自己的政策不改变的话,我们其他国家,或者我们中国有什么办法应对呢?

  嘉宾:这个就是我讲的第三点,这种思维模式、状态的改变,我感觉到金融领导的统遇性要得到加强。就是一个很前沿的,现在应该说发达国家的领导人也是一个领导人,他也是经过民选出来的,应该说是很优秀的。他的领导现在体现在哪里?往往是从一个局部的、一个国家的,一个方面的利益,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或者金融保护主义,都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是从长远的利益,这一点我觉得作为领导力来说,现在特别关注的、需要加强的统遇性,是战略性的,而不是战术,大家都为自己利益斤斤计较,这样做下去后果是不可执行的。

  主持人:你认为咱们现在中国经济上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嘉宾:中国有几方面的问题,第一就是通胀的问题,第二就是房地产的问题,第三就是地方债务,被大家所关注的。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当然我感觉到问题比较大的,还是一个通货膨胀和房地产的价格,我认为这两个问题对中国当前和中期的进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也相信,中国会通过各种措施,来渡过这样一个难关。

  主持人:从你的专业研究领域来讲,到目前的中国的通货膨胀是这种发展到一定阶段,很证章的价值偏离还是说因为货币的过分的流动性,产生了一种不正常的现象?

  嘉宾:这个因素很复杂,我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中我提到了,有12个因素,影响到我们。就是比如像房价影响它的各种制度、改革的问题、制度设计问题,物价问题,包括一些体制上的。现在我们碰到的这些经济上的问题,是通货膨胀,首先是输入性的,就是国外的这种,第二就是业态,就是生产方式转变过程中,像服务业,比如你加大了,但是服务业里面劳动力、人力的成本,整个趋势来说,因为作为一个国家的生产过程中,应该发展了,它的资本的回报就要逐步的减少,劳动的回报要加深。所以这一点是人力成本在提升,这也是一个通货膨胀,还有就是流动性,国外的流动性从国内的流动性增加以后,都会导致钞票越来越多了,东西就相对变得更稀薄了,特别是好的真的越来越贵,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也有人提出,用人民币汇率,或者人民币的升值来抵御通胀,对这个反映有赞同的,但是也有反对的。

  嘉宾:我觉得最能解决的通胀是局部问题,不可能说通过会议来解决根本的通胀问题。这个可以在国际的金融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经验和教训,所以不能简单的认为这是唯一的方式。

  主持人:人民币升值你觉得它里利大还是弊大?

  嘉宾:各个都有,看你怎么生,是有降有升,还是突然一下子升到到位的,货币逐步的升。我认为对中国的状态来说,相应来说就是稳步的增长,增加它的更多的空间。

责任编辑:赵胜男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