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厦门大学林伯强:成品油调价周期应改为2周 幅度2%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17:15

  主持人:我们问一下成品油,我们知道涨价容易降价难,您怎么看这个?

  林教授:大家都这么说,其实不是这么说的,大家的感觉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个涨价容易,上走快,往下慢,对吧?涨得多,跌得少,我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会看到这个向下,三个方面讨论这个问题。

  第一个从比较表面的,我们现在的石油主要从欧洲,欧洲、中东还有非洲,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我们从北美这边买的量很小,不是没有,很少,我们跟WTR,跟美国期货连接不是很密切,因为我们的成品油价格接轨,我在哪儿跟那边接轨,我在这边买跟那边接轨那不靠谱,所以说呢,我们目前接轨的还是我们采购的,大量采购石油的那些地方,这些地方不是北美,但是我们大家看到的希腊上面看到的让我们往往看到的期货的价格往往是北美的价格,目前北美的价格往往是20%,现实当中我们买的比北美要贵,这是一个表面上。

  这不是主要原因,我觉得更关键的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以来,从2009年1月份,之后4月份出了一个补充的(规定),石油价格从40走到100,我们看到涨得多,跌得少,否则就会奇怪了,我们的石油价格跟国际接轨,就要跟原油接轨的,这个大趋势决定了它一定是涨得多,跌得少,如果你没有看到这个,那就奇怪了,这个应该是第二个方面的问题。

  那么第三个方面的问题呢,我个人感觉跟目前的价格机制有关系的,我们目前的价格机制,当初设价格机制,我觉得对油价的大幅度波动可能考虑可能就不是很周全了,因为我的理解,我目前的价格机制,除了你的幅度够了,但是你的天数还要够,当你看到油价大幅度波动的时候,一天跌20%下去,你着急了,应该调了,但是天数没有,等到天数快,它上去之后,这回就很明显,每一次我们觉得窗口打开了,油价又回去了,目前价格机制呢,它的22天跟4%呢,已经不适合目前的油价大幅度波动这个走势。

  主持人:您觉得应该怎么办?

  林教授:应该让它更容易满足,天数缩短,幅度往下调一调,基本上这个道理,所以说大家看到的确实这样样子,大家等的很着急,老是想上回什么时候调的,这回为什么那么长时间,油价跌了这么多,还调不下来,我想说这三个因素,的确看到这样子,但不等于说,我再重复一遍,消费者的心理我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呢,我的建议其实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成品油价格机制,必须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动,那么这个改动基本上顺着更加容易满足的思路去改,那就很简单了,基本上把天数缩短了,把幅度往下减,比如说我建议10天,2%,就是两周,10个工作日基本上是两周,14天,起码14天,那么2%,因为你天数缩短了,2%的话呢,我们基本上可以保证每两周可以调一回,因为它幅度很小嘛,它这样波动也比较大,但是这种东西本身也有它的问题的,因为当往下走的时候大家很高兴,往上走的时候怎么办?它也会调得很快,所以我进一步建议,政府能否往下不设限,往上设限。就是往下走的时候我们不管它怎么走,爱怎么走怎么走去,往上走的时候,我们比如说规定一个月顶多往上调几回,两回,要么一回

  主持人:这个建议符合民生。

  林教授:至少我们现在也在补贴,为什么不这么做?这么做我比现在糊里糊涂地补要好很多,比如说一个月顶多调多少,这个设限的,剩下那些之后的那些事情,就是政府和中石油、中石化算帐的问题了,跟消费者基本上没有关系了,事实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包括调价之后等等等,意味着补贴的,是正补或者负补,但都意味着补贴,那么好了,既然政府愿意而且认可补贴商,我们也认可,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承受能力的问题太高了,的确不行,而且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呢,能源补贴是个很常见的问题,那么既然补贴,我们不如补贴地明明白白的。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我们看到了油价一直在上涨,您对于近期这个油价的趋势是怎么看呢?它还会继续涨吗?

  林教授:现在的国际油价,其实包括其他的大宗产品大致都差不多,但是国际油价最敏感,因为它投机空间最大,想想看,油价中东的石油成本大概10个美元左右,能够卖到100、100多,这当中有多大的空间可以炒动,所以说目前的期货市场,除了基本面,供需的基本面,投机应该占很大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呢,它会导致很大很大的波动,现在的情况变成走到什么地步了?我们对于目前的石油价格,我们必须要给它不断地坏消息,因为给它不断地坏消息,他就会不涨,它会跌一些,给它好消息它会疯涨,或者说你不能很长时间不给它坏消息,他也会涨,所以今后的走势基本上还是这么判断,如果不断地有坏消息,它可能维持在80、90(美元)左右徘徊,但是一旦这个坏消息去掉了,或者来个好消息,它就会超过100(美元)

  主持人:大家都在预期美国政策的推出,这个结点会不会也是?

  林教授:这个结点我觉得是比较长期的影响,凡是所有的货币量化、宽松、债务问题也好,都意味着大宗产品价格的上涨,就是货币贬值的问题,大宗产品属于矿产资源,它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它肯定是保值的,那边在贬,这边保值,那就意味着这边要涨,但是这种它是比较中长期的,它短期不应该有特别大的影响,但已经够了,我就说你不能给它好消息,如果你给它好消息了,它也会涨,就看市场怎么认为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市场是怎么认识?

  林教授:目前这个应该是处于很微妙、很不确定的,但是对这个欧债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局不清楚,美国的经济虽然说很差,但是目前最关键的点应该在欧洲,在欧美,在希腊。

  主持人:这一块现在包括国际原油这一块,市场对它还不太明显?

  林教授:其实就是说它原油倒不是说市场跟它关联,不是。原油比较担忧的经济一不向好,原油马上跟着走,所以说呢,现在对原油目前的走向很难确定,理论上讲包括目前的宽松,包括目前的通胀,原油是往上走的,但是你给它点坏消息,它又可以往下走。

  主持人:长期而言呢?

  林教授:长期而言肯定是往上走的,这点猜都不用猜。

责任编辑:赵胜男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