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熊晓鸽:中国不缺钱 而是缺好项目好管理好人才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17:53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金融界的访谈直播间,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呢是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先生。您好,欢迎您。

  熊晓鸽:您好。

  主持人:今天开一个会议,我们已经把关注的重点从速度到了掌控经济发展的质量上,您认为质量的衡量标准都有哪些呢?

  熊晓鸽:这个问题蛮大的,你是谈中国还是谈世界?

  主持人:中国。

  熊晓鸽:中国的话,是这样。中国经济发展还是不错的,中国的问题还是面临一个中国从来没有碰到一个很好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话,如果处理地好,是一个蛮好的事情,处理的不好也会成为一个灾难的事情,就是中国和其他的一些国家相比,跟美国、跟欧洲的一些国家相比,现在中国有个最大的问题,中国有很大的钱,就是资金方面非常的充足,但是全世界又很缺钱,美国、欧洲很多都很缺钱,我们如何把我们资本用好,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个让我想起了我当年到美国留学的时候,20多年前,那个时候全世界最有钱的,手中现金最多的,第一个是日本,第二个是台湾,在那个时候,当时你看到日本在美国很多的投资,在日本也很多的投资,那时候台湾很多也是到美国投资,更多的是在台湾投资,所以说后来在这个管理,把这个资金没有管理好,后来日本的经济十几年不景气,跟那一段时间的投资的失败是有很大的的关系的,包括台湾后来的经济也是同样的,所以现在在中国呢,我们不仅说国家有很多的钱、现金,民间有很多的钱,企业有很多的钱,可是如何把这些钱用到这个,投到一些领域去,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一个很长远的影响的作用呢?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挺大的问题,因为中国如果你要管理好投资的话,一个成功的,很好的资金的基金的管理人,一般都需要很长时间的培训,还需要很好的经验,现在我们说,我们管理的基金金融的人才实在太缺,这个是很大的问题,如何在未来把我们手中的资源用好,因为我们中国在历史上没有出现这个问题。

  主持人:等于您认为我们中国现在不缺钱,但是如何把这个钱用好,这个是接下来发展最重要的。

  熊晓鸽:是这样的。没错。

  主持人:您一直从事投资领域,我想问这方面的问题,有的人现在在说,目前风投在中国,他投资10家企业可能就1、2家赚钱是这样的吗?

  熊晓鸽:是这样子的,风投这个行业来讲呢,如果有10个有2个赚钱呢,你这个基金非常不错,如果有3个就会蛮好了,那么我们在中国做了从1993年开始投资,到现在已经有18年的时间了,我们有200多个公司,真正失败的就有20个左右,所以不到10%,我们有60个以上退出,上市等等,所以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所以在中国做企业的话,失败的比率低一点,当然跟团队的努力分不开,跟中国的大的环境分不开,还有一个中国很多的企业不需要出口,中国的市场比较大,你比如说我们国内看到的一些很成功的互联网公司,我们也参加了早期的投资,像腾讯也好、百度也好、搜狐也好,这些公司。这些公司的话它基本上不要出口,不像美国同类公司,像百度同类的公司是谷歌,像谷歌等等那样的公司,他们一半以上的销售额来自于海外的市场,这样对他们的市场扩展,对他们管理的要求难度很多,这个也是在中国做投资的一个比较幸运的一点。

  主持人:您认为现在是风投在中国最好的时机吗?

  熊晓鸽:做投资来讲,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时机,一个是我们团队已经在中国有十几年的经验,同时我们的团队比较稳定,所以说在这个时候还是蛮好的,我们来讲是非常好的,但是我刚刚谈到,你问我是大的环境,我最大一个担忧,我举个例子来说,在中国最近我们公司也参与了中国的500强公司的一个调查,我们参加了3年,最近在成都发布了,你比如说在10个最赚钱的公司里面,中国最赚钱的公司,一般呢10个里面有5个是银行,这个银行业里面来讲呢,银行应该赚钱,但是银行的利润率太高的话,我觉得他的客户付出的代价就比较高,比方说中小企业他要运起来的话,他付出的成本就比较高,这样对公司的发展不一定有利。今天的温总理的报告里面谈到,中国的未来一定要对垄断的行业进行更多的改造,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如何做这个事呢,还是很有挑战,我们做的这个调研来看,过去几年中间,国有的一些企业,垄断性的一些企业,不是弱了,而是越来越强了,在GDP占的,当然这些国有的带有资源垄断的还是蛮好,但是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你比如说谈到中国移动,中国移动是个很了不起的公司,中国移动现金大概有500亿美元。

  主持人:500亿美元?

  熊晓鸽:对,他的市值大概2000多亿,那么他的适用率大概10倍左右。但是怎么样把这个500亿用出去呢,这个也是很大的挑战。

  主持人:对,他有这么多钱,但是不一定代表着能把这个钱用好。熊晓鸽:因为你要管那么多500多个亿,还要很多人管,他要很多的经验,其他的一些国有的企业也有很多的现金,如何把这个钱管好,用出去,使它得到更高的回报,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尤其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股票就,人家说你自己的现金没有用好,你再融资干吗呢?对不对?所以你就造成了他的适用率偏低,那也就说明这个公司,如何把它手中的现金投出去,得到更大的回报,这是一个挑战,你像美国一些很优秀的公司,他手中有很多的现金,你像美国的GE,做得很好,还有苹果也是做了很多的投资,这是我们国家很多大的企业要考虑到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那么在选择的时候,您会从哪些方面考量这个企业适不适合我们接下来的投资呢?

  熊晓鸽:这种东西是这样的,其实做投资无非做几个事情,第一你去判断市场,是不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第二产品和服务是不是有竞争力,再一个他的团队执行力、应变能力怎么样,大概是这么一个东西,其他的考虑一下,我们的企业,在我们的公司,在你要进入的领域,是不是有相关的知识,不仅仅是有钱,所以这样的话你才可以做好,其实大部分来讲的话,万变不离其宗,就这么几下子,在中国你有很多可以选择的地方,比如说中国有很大的一个国内市场非常大,消费市场非常大,除了人们的衣食住行、娱乐教育都有很大的投资空间,同时人们很关心健康长寿、医疗保健、医疗服务都有很多投资的空间,还有理财,你有很多的钱怎么去理财、个人的理财、机构的理财都有投资的机会,但是呢,你如何把我们手中的钱能够用好。

  主持人:你一直强调如何把这个钱用好。

  熊晓鸽:对,谁来给你管这个事,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样一些人才的话,不是一下子就能培养出来的,因为作为一个投资公司来讲,除了你成功的经验以外,最值钱的恐怕还是失败的教训,比如说我们公司投了200多个公司,其中有60多个推出了、上市了,成功率满高的,大概30以上的是很成功的,那么还有10%不到的公司完全失败了,这个失败的教训对我们团队是一个很宝贵的财富,这样在未来的投资的话,你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主持人:我看一个采访的时候,是马云还是谁,他在洗手间里面,几分钟的时间谈妥了一项投资,我们这个比如说在决定投哪家公司的时候,是会经过很长时间的过程,还是真的有那种机会。

  熊晓鸽:有

  主持人:还是有一个特别好的创意,然后一下子决定去投它?

  熊晓鸽:经常有,但是这种积累,你要对某种行业比较熟悉才能这样,不是说一拍脑袋,就是完全一个过去这个方面知识毫无积累,其实做投资意思是你要不停地学习很多东西,马云也好,他要投的肯定是电子商务方面相关的东西,那么你要有很多积累,这样子。比如说我去年投了一家公司,我自己觉得蛮激动的,我们投了一个美国电影公司,叫传奇电影公司,这个公司我当时同事说有这么一个项目,我当时飞到美国,只在美国待了5个小时,谈了2个小时。

  主持人:就决定要投?

  熊晓鸽:对,决定要投,但是呢,因为我这些年我投了不少电影,对这个行业也比较了解,这个公司解决了国内的一些公司做不到的事,所以很有吸引力,这个可能在我个人来说,在投资的生涯当中投的钱最多,决定时间最短的一个投资。

  主持人:投的钱最多,决定的时间最短是吗?

  熊晓鸽:对。

  主持人:是经过多年积累?

  熊晓鸽:对,多年积累,不是说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你要以前,你比如说我过去投了,像《高考1977》《山楂树之恋》《雪花秘扇》这样的一些东西,如果不投这些电影,我对这个行业就不怎么熟悉,就不知道这些苦处在什么地方,你有了这样的积累,这样你掌握了机会。

  主持人:一下子在瞬间做决定,接下来看好哪些的投资领域和行业呢?

  熊晓鸽:投资领域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当我在接受你的采访,有很多人在听的时候,你要期待一个风险投资商告诉你说,他在投什么项目的话,肯定是不实际的。这个我们一般来说的话,真正去说的等到上市了,或者等到公司有一定成型了才能去说,一般在做的时候,没做之前,因为我也做过记者出身,做记者和风投啊,95%以上都相同,98%以上都相同,只有一点不同,你做记者的话,就要寻找很激动人心的事,一个市场,或者一个很成功的人,然后在最短的时间把这个文章写出来,告诉全世界最多的人,做投资也是一样,找了很激动人心的市场、一个产品、一个团队,然后把它记下来,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告诉别的人,就是跟你的合伙人分享一下,把钱投下去再说,等你告诉别人的时候,别人已经晚了。

  主持人:这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所以说前期要非常严格的保密,熊总您以前做过记者?

  熊晓鸽:我是记者出身。

  主持人:您的经历非常丰富,您是做记者出身,然后怎么转到这个?

  熊晓鸽:因为在美国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做记者,当记者是一个专业杂志,专门跑硅谷,所以当时88年的时候还是当学生的时候就参加工作了,后来89年正式工作就跑硅谷,采访了很多硅谷的创业的公司还有风险投资,那时候知道了风险投资行业,就对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兴趣,就这么来的。

  主持人:然后逐步走到了今天,非常棒。那最后一个问题呢,就是目前我们看到在投资人和他们被投资企业之间,有时候会存在一些利益冲突和差异,在网上现在有一个是说有一家企业和他的投资企业之间,是存在一种对赌协议,网上有很多解读方面的,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事?

  熊晓鸽:对赌协议是这样的,因为你对个公司的估值和一些股份取的时候完全是一个谈判的过程,这个谈判呢,你一般来讲,我出多少钱,占你多少股份,这个有点多了一点,所谓的对赌协议,你给我一定的时间,我一定做到给我一点奖励,给我多一点,你要是做不到呢,你的权益你就要多给出一些给我,你要是做到了呢,你就可以多拿。

  主持人:其实双方之间没有什么对立是吧?

  熊晓鸽:我认为没有,这个就是谈判嘛,之所以出现了,肯定是一个赌赢了,赌输了。赌赢了就不说了,赌输了不高兴就去说了。但是呢,有的赌的很大,就输的比较惨,所以说在这一点上讲,我倒不觉得这个东西,完全是一个谈判的东西,谈不上谁给谁设套,你说我做到,但是我做不到,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商量的东西。

  主持人:这个是明面上的谈判?

  熊晓鸽:明面上的,你可以不签合同,但是你要签了合同的话,就必须执行,你没有签合同的话,就是互相得比较,但是这只是投资的技巧,也是取得投资者和被投资者都在寻找一种心理上的平衡,一种价值上的,你认为你的适用率是多少倍,我觉得你应该达到多少可以做得到,你要是做不到,成长率没有那么高,我觉得你不应该拿这么多,互相的这么一个协议,这个还是取决于谈判,但是更多的讲,我跟你讲,因为只要是赌,肯定是有赢家,有输家,结果肯定是赢家不吱声,输家就到外面说,这个我很难评价,这个只是技巧的问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的解读,也非常感谢熊总今天来到我们的直播间。好,谢谢。

  熊晓鸽:谢谢。

责任编辑:赵胜男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