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慈铭体检韩小红:企业状态良好 已着手于上市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4日 21:33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金融界访谈的直播间,那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女士呢,是慈铭体检集团总裁韩小红女士,你好,欢迎你。

  那么我知道咱们这个慈铭体检是成立于02年,那现在到12年,马上也是到一个10年了,那10年对于一个企业和个人来讲都是一个阶段,那么这10年来,就是到了快10年的时候,您是不是也挺有感慨的这个时候。

  【韩小红】:真是的,到了今年这个时间阶段我会经常去反思,其实在这10年的过程当中,很少有时间去回顾,一直都是往前冲,往前走,但是恰好是在今年我们又在我们的产业链上做了新的延伸,那么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一个是在国家政策,在自己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开发了新的市场,对于我们也在思考,我们是否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个事情。当你去做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在基金上,在人脉上,在这个知识的积累上,在各种客观条件上,切实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你感觉到你自己是有底蕴的。但是呢,也在思考这10年来和未来是否可以这样地走下去,我们会经常思考,作为企业的创始人,作为企业战略的制定者会经常思考,所以我觉得过去的10年,我有一种感觉,因为这个医疗行业非常的特殊,国家很垄断的一个行业,政策也不是很放开的一个行业。所以我们在过去的10年是一个非常艰苦的爬坡的过程。我曾经爬过九华山,我觉得那个感觉就像是爬九华山,是黑着爬,是晚上8点爬到了第二天早上5点,完全不知道周边的悬崖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我要朝着终点上,所以就是非常艰难,非常苦难,但是我爬到了终点。

  那么前10年的历程就是这样一个感觉,就是黑着,天黑着再往上爬坡,爬到了一个顶峰,那么这个顶峰就是我们把体检行业做到了现在这个规模,做到了中国目前应该是行业当中老大,那么也做到了体检数量最多也创造了这样一个产业,同时也创建了个学科,创建了这样一个行业。

  但是未来这10年我们会怎么走,未来20年怎么走,我会经常去想,也就是现在我们在创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在目前的产业链上继续延伸的这样一个商业模式上,我虽然觉得这个商业模式是我们没有做过的,是我们经常去想在思考的,但是我有一个感觉就是,我不惶恐,我也知道那是一个山峰,也知道要去爬,好像似乎是白天在爬,知道那个山峰在哪里,知道那个方向在哪里,这是因为现在的感受就是因为过去10年的积累,再加上国家政策慢慢的放开,那么市场的认可自己有了一定的客户群,所以这种感觉,未来还是要爬,还是很艰难,还是要走,但是感觉是天亮了在爬,旁边有很多团队在簇拥着你,你不是一个人,你是有很多人跟着你一起,而且你知道那个山峰大概的方向在哪里,大概这种感受。

  【主持人】:那您有没有给过去这10年分成几个阶段,就是从您开始创办这个私人机构开始。

  【韩小红】:如果要分的话,我想可能在资本运作前,就是在引进第二方应该叫,我的合作伙伴之前和之后,我觉得是一个分水岭,应该是这样吧,最主要的分水岭应该是这样,再就是国家最近的医疗体制改革,如果要分的话,因为这个问题我也是第一次去思考。如果简单地要分过去的10年的话,分三段的话,第一段前面3年不到的时间,是我自己,跟我的先生我们在没有任何政策支持下,没有任何市场的大家对这个体检观念还不认同的情况下,我们开通了这样一个行业,创办了这样一个产业,然后开始往前走。到了第三年,那么有了资本市场突然闯进来,发现了我们,而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何为资本,何为融资,是他们首先来发掘来我们,来找我们谈,让我们知道还有这样一个臂膀可以靠,还有人愿意跟你分担你的苦难,就是说,当你自己对未来还不是很清晰的时候,已经有人愿意伸出橄榄枝,来分担的时候,这个时候你觉得,你被认可,你有臂膀,不是他能给你带来多少资源,也不是他能帮你多少,他就是把资金注入进来了,然后给你伸出就是对你的信任这就够了,所以这是第二个阶段。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坦率地说,应该是不断地有投资者进来,虽然国家政策还是不放开,还是不明朗,但是市场很需求,我们是通过内部的不断深化管理,深化了完全走市场化、完全走产业化,然后走这种专业化的管理之路。慢慢走到了两三年前吧,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国家在医疗体制改革上开始下大力度,而且开始强调,开始要执着地把公立医院的定位定清楚,这个时候我们感觉到我们自己的定位开始清晰化了,开始明朗化了。所以这个阶段,再加上最近这几年筹备上市的这样一个阶段,就是准备区启动这样一个阶段,所以我们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

  【主持人】:那么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知道,慈铭体检是因为了多项的收购或者是整合,那么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可能很多企业都面临着资金各方面的困难,那个时候您为什么能够在那样的一个时机里去收购。

  【韩小红】:我这个行业的特点,不受外面金融危机的干扰,就像当年我记着当年我们有一个SARS的时候,我搞了一个当时我才发展到第二年,03年SARS,02年起步。当时SARS的时候,说是大家都不上班了,你怎么搞了个万人第一个免费体检活动,我说万人第一个免费体检活动,是我02年年底搞的,但是03年的时候虽然大家整个行业都停产了,都休息了。但是我们只停了两个月,剩下的时间我还是可以做这样的公益活动,我并不是去刻意地炒作,基本上我自己发展企业的思路都是按照我自己的思路去走,金融危机我虽然认为他们会带来大家体检量,人们对它的关注度会下降,但是整体来讲,对我们的影响,不会像别的产业,因为我们是国内的,然后我们是关注人的健康的我们做的是人体为本的这样一个行业。所以影响不大。这也是我预料当中的,而且也确实是这样。而收购这件事情,是我们在金融危机之前就已经去谈的一件事情,大家都已经谈的很久了,大家都已经达成一致了。所以我们还是在那个阶段去做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刚好金融危机出现,我们的价格上还有一个很好的拿捏。

  【主持人】:事实证明了那个收购也是非常成功的。

  【韩小红】:我觉得是这样的,就是看你怎么看,如果从战略的角度上来讲的话,它是成功的,从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战略上到整个团队的士气上,但是事实上它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这种内耗,就是你的并购它是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团队,然后你要从头开始。我本来想用最短的时间去切入一个市场,然后我只是减少了我前期开店拿照的时间,拿证照的时间,后期团队的建设,照样让我从头开始,整个产业的,整个体检流程的业务团队的打造,包括客户资源的积累基本上还是从头开始。这也是我们在这之前没有判断的,就是没有想到的,我觉得这都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主持人】:其实原来可能想,把他们收购过来之后,由我们这个成形的体系可以直接实施下去,但是像团队那样,其实还是一个重新打造的过程。

  【韩小红】:对,重新打造的过程。

  【主持人】:我觉得可能确实是做企业,可能在每个阶段都面临着每个阶段的问题,那么您刚才也说,在已经快到10年的时候,已经可以在天亮的情况下向着那个目标去爬了。那接下来慈铭体检的战略计划是怎样部署的?

  【韩小红】:我们还会是这样的,原来的产业链会继续走下去,因为我们很成熟了,我们现在有10家店在同时开店,当然有加盟连锁的,也有我们自己这样的店面。那么这个速度不会放缓。通常开我们这样一家店,得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从选址拿照,它的周期比较长,所以即使现在我们这10家店同时推动,它也要用一年的时间才能够成形。

  那么另外一个战略就是在产业链延伸上,我上来就开始说,我们的产业链延伸就是我们的体检客户,我不会仅仅做体检的这样一个单纯的体检的行业,我会在体检过后的健康管理、健康调理、健康养生,我们会在一个实体的平台上搭建起来,原来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概念,但是这种概念都没有落地。包括行业里这样的概念没有实实在在的落地,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慈铭的引领,行业的引领,能够把它真正的建立起来,现在我大连会所已经开业了,离这地方很近,有5分钟的时间,它就是这样一家集体检、基因检测,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和调理一体的医疗会所,我要打造医疗加会所这样的概念。

  【主持人】:您说的这种过滤方式就是说打造这种从以前的体检,单纯的体检到加上养生会所的整合。

  【韩小红】:对,整合,我们现在在北京,在建的这一家,在12月底能够开业,这也是一个将近2万平米的,除了做这种深度体检以外,同时我们在体检之后,我要根据你的身体状况配备私人医生,365天进行身体调理,那么这个挑剔过程,我们会把国际商最前沿的一些养生调养的理念吸引进来,其实也是我最热衷的调理方法,你上来就说我,其实我还没有长期的坚持下去,因为我的时间有限,我希望能够把我日常积累的这些养生的理念嫁接到我的医院当中来。

  【主持人】:对,主要是大家现在对养生也是越来越关注了。

  【韩小红】:但是事实上,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养生是在很多是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而且不是在医院的医疗证照下面行使这样的职能,而且不一定是医生和护士,真正的医生和护士,而如果你要是在医院的有执照的这样的机构里做的话,你的医生护士是要经过注册的,你的医生护士是专业的,而且你所从事的行为是受卫生部门主管的。所以我们做的一定是最专业的。

  【主持人】:也就是把我们的养生做得更加规范化和职业化。

  【韩小红】:对,它一定最科学化,我一定要把最科学的,最前沿的吸引进来而且把它真正的应用到人们的身上,当然也是卫生主管部门允许的。

  【主持人】:那么这个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它都会筹谋上市,那现在风头对咱们慈铭是否已经伸出了橄榄枝。

  【韩小红】:风头(音)我们在04年就已经投进来了,后来平安也进来了,再后来来了大大小小不同的机构,我们也很少对外去公布,事实上,我们跟风头的接触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坦率地说,大家对我们期待已久了但是大家也会给我们充分的时间,我经常会听说有一些行业会给你3年的时间,几年的时间,我还好,因为我是医疗行业,可能投入我们的人力都深刻地理解我们这个行业的特色,这个行业的特点吧,它不是一个快速迅猛增长像IT似的,能够迅速爆发的,但是它是一个持久的,恒久的,稳定的现金流和稳定的增长。所以大家没有给我过多的压力,我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计划,按照我们自己的时间,不断一点点地在启东,在推动。

  【主持人】:那么上市这方面呢,目前的工作。

  【韩小红】:上市这方面的工作是开始做了。

  【主持人】:已经开始做了,也是跟各方的投资人这边的工作已经按部就班了。

  【韩小红】:对,已经按部就班了。

  【主持人】:那有一个预期说可能什么时候会上市吗?

  【韩小红】:我觉得这个不是我能来控制的,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很多人都有预期,预期到最后基本上也实现不了,所以我觉得顺其自然,如果上市了,那我就是最好的对股东和投资者的回报,那么也对于我们高管有些回报,但是如果这个时间拖延下去的话,不影响企业的增长,也不影响企业的利润,因为我们企业最近几年状态很好。

  【主持人】:等于我们的企业状态很好,所以您也不着急,顺其自然。

  【韩小红】:对,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主持人】:到了这个阶段自然也就上市了。

  【韩小红】:对。

  【主持人】:我觉得这种,就是您的这种性格,是不是也融入到这个企业中,让企业跟您的个人是处于同样发展的步调走。

  【韩小红】:我把这个企业就把我的事业去做,不管这个企业发展到多大,反正我是跟着企业慢慢走下去,它不管是做得大也好,小也好,精致也好,粗犷也好,我觉得它就是我生活当中的一部分。我每天全部的生活都在这个企业来,我和我先生,家里也不分,家外也不分,反正就是所有的精力全放在这个企业,那么这个企业我觉得它就是我自己怎么说,像我的伴侣似的,所以我觉得我一定会把它做好,因为我自己全部的心血都融入在这个企业当中来。

  【主持人】:那么您最开始是一位医生,然后现在从商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而且做得很成功,那您觉得从商的经历,对您来说辛苦吗?

  【韩小红】:辛苦。

  【主持人】:或者说10年过去了,您觉着这个从商的经历给您带来了什么?

  【韩小红】:成长,我个人无限的成长。我事实上10年来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我当医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觉得我的事业,我的境界,我的内在、内涵、外延都无限地放大和成长,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收获,我觉得生活是五彩缤纷的,而且事业非常的广阔,这是我觉得每一个个体,个人个体收益的是和别人无法比拟的,这个是我很欣慰的。所以不论是你有多少财富也好,或者你得到了什么还有一个就是你能看到,你自己所学,我自己早学的医生,然后学医11年,当医生当了8年,那我自己前部分的精力全部用在了我后面的管理上,就是我把我自己的医学,可以和我的一线医护人员对话,我可以把我那个时候对医学上的疑惑用在我现在想要做的一些事情当中去。

  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学的就是现在干的,我刚才说,所谓干的是管理上的,我和资本市场上的这些交道和管理式的这些扩张连锁式的事从来没有在书本上学到过,但是我学医的那些本分的东西,专业的东西是我前期积累下来的东西,所以既把我积累的东西放大了,而且我又不断地提升和成长,这个我觉得是自己感觉到非常有收获的。

  【主持人】:我觉得您非常成功,不仅事业上成功而且家庭上也非常和谐。

  【韩小红】:而且我觉得,每天我们体检,每天看到大量的人被健康的人能早期发现的疾病,能早些控制你的疾病状态,能够在调养自己的身体,这也是我自己觉得很欣慰的一件事情,对社会很大的一个贡献。

  【主持人】:那您觉得家庭和事业冲突吗,您刚才也提到您先生。

  【韩小红】:我觉得不冲突,因为我们俩,这个家也是公司,公司也是家。

  【主持人】:每天都见,生活在一起,然后工作还在一起,不会产生矛盾吗?

  【韩小红】:不是,我们不在一起,我们事实上不在一起,我们公司毕竟也算是比较大了,下面十几个子公司,我们各掌一摊,大家有分工,就像你在公司里很多员工似的,你跟他在一个公司,并不见得你天天跟他在一起交往,打交道。虽然我跟先生在同一家公司,但是我们各掌一摊,大家分工还是蛮明确的,然后我们互相也很少去回家谈工作什么的,公司上谈工作,其实我们很少去过多地,工作上的交流我们反而不多,我们觉得我们互相有信任在里面,然后就是他管一摊我管一摊大家互补,大谈。

  【主持人】: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还是来谈一下我们接下来的融资上市,那么前端时间,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俏江南的老板他谈到了跟投资方之间的一些差异和冲突的时候,那咱们在这个接触中,跟我们的投资方接触中一直是一帆风顺的,还是中间也有过一些摩擦?

  【韩小红】:我觉得这个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摩擦是一定有的。因为怎么说呢,投资人的利益和创始人的利益,特别是在最初的几年当中,大家的摩擦我相信是一定都有的。关键是大家在共同的过程当中能够磨合到位,张澜和顶辉(音)还是有点时间短,他们的投资时间也就两三年的时间,还没有看到未来,如果有了未来的话这问题都结了。

  而且我觉着,怎么说呢,作为张澜这是自己的选择,就是像我们企业家,就是像我,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可能完全什么都正确,我们一定是走了很多弯路,也做了很多错事,但是不一定要说出来,因为这个路是自己选的,决策也是自己做的,所以所有的这些我觉得都当做一个过程,当做一个经历吧,把它当做一个阅历,所以我觉得我也做了很多很多错事,特别我刚才您讲,我说我是一个医生,您能相信作为一个医生走到资本市场来,一定是吃了很多血的教训吧,但是我从来不会去埋怨,也不会去抱怨,我觉着这就是无知嘛,无知就要被挨打,无知就要成长,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只是吸取教训,然后走到今天,可能我再融资,我再去跟谈判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那种状态了。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过程,不要去后悔,也不要去埋怨,就是觉得是自己曾经的决策。

责任编辑:赵胜男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