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梅德文做客金融界达沃斯演播间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5日 20:20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2011夏季达沃斯金融界访谈的直播间,我是主持人蒋超。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北京环境交易所的总裁梅德文先生,欢迎你,梅总。

 
  梅德文:金融界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环境交易所可能很多朋友都没有听说过,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梅德文:是。
 
  主持人:那么环境交易所它主要交易的是哪些内容呢?
 
  梅德文:环境交易所确实是一个比较新的机构,我们北京环境交易所是2008年8月5号成立的,主要交易环境产品,也就是环境金融产品。人类社会过多排放二氧化碳,加剧了温室效应,造成气候变化。为了应对这种变化,减少排放,首先需要把排放的权利界定清楚,就比如说,甲乙丙丁四个工厂,甲能排放多少,乙能排放多少,必须界定清楚,有些厂家可能需要为多排放的二氧化碳购买排放权,而有些厂家通过技术创新减少了排放量,则可以把多余的配额作为环境产品卖出去。
 
  主持人: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比如说我的指标是5个,您的指标是5个,但是你排放不了那么多,我从您那买来两个,我这儿有7个,您那有3个,但是我要花钱从您的手中去买是吗?
 
  梅德文:对,和计划经济时代的布票、粮票、肉票、油票有点相似。我再打个比喻,我们当年上学的时候用全国粮票或者地方粮票。需要通过粮票去买饭。男生一般都比较能吃,粮票根本就不够,但是很多女同学就吃不了,那么她们就可以把她们的粮票卖给我。这就与目前的世界格局类似,比如非洲的排放量比较少,属于发展中国家,那么G20、G7这些发达国家的排放量始终比较多,因此京都议定书规定了CDM机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清洁发展机制,通过这样的机制用技术和资金与那些发展中国家交换碳排放额,这样就构成了交易,也就是主要的运行模式。
 
  主持人:那它在国外已经是一个很成型的运行模式,或者国外有很多这样的环境交易所是吗?
 
  梅德文:探索的本质是通过市场机制几种手段,低成本、高效率地促进能源机构调整,促进经济高质量的增长。从国际角度来讲,2003年世界第一个碳交易所CCX在美国的芝加哥成立。后来英国伦敦又成立了ECX欧洲气候交易所,欧洲其它地方也相继成立了几个交易所,比如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法国的Bluenext交易所;此外,北欧电力库NordPool也有产品交易;还有德国的EEX,就是欧洲能源交易所,也有碳的产品交易,还有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等。
 
  主持人:我明白,就等于现在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都是有碳排放交易所,但是就目前来讲,就是中国的很多企业,据我们的了解,它还是正常地在排放,除了有毒的气体和限制的之外,它好像就是在正常的排放吗?还是说它已经开始交易了?
 
  梅德文: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原则,共同但有区别的承担减排责任,也就是说我们目前还不承担强制性的责任,因为造成当前气候急剧变化的主要原因还是发达国家过度排放二氧化碳,这是第一。
 
  第二呢,我们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也正在做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的强制碳交易市场的试点。今年4月份,国家发改委气候司有关领导透露,2012年我国将会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东、湖北6省市开展碳交易试点,2015年要建全国性市场。这一点在“十二五”规划中也有体现,要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所以我们中国目前呢,还是自愿减排市场为主。
 
  主持人:明白。
 
  梅德文:强制减排还在碳投资中。
 
  主持人:那等于它是一个趋势,那么既然咱们叫做环境交易所,交易他自然是需要,或者我们一个企业,它的运营是需要成本的,所以我特别关心的是,那我们现在它的获利模式是什么?
 
  梅德文:什么获利模式?
 
  主持人:就是我们这个环境交易所的获利模式是什么样的?
 
  梅德文:环境交易所主要通过交易费获利。这个市场分两类,一类是一级市场,一类是二级市场。在资本市场里,发行市场叫一级市场,交易市场叫二级市场。碳市场如果按照这种方式划分,可以分为自愿市场和强制市场;也可以分为项目市场和配额市场,即碳抵消市场、碳配额市场;还可以分为商品市场和金融市场,或者说限货市场和期货市场。不管是哪类市场,交易所的主要商业模式都是收交易佣金。
 
  主持人:明白。
 
  梅德文:跟资本市场模式有点类似,但是他们是更高层次的金融市场,我们做的是初级市场、项目市场。
 
  主持人:但是,那既然我们收的是中间这个费用,那现在是不强制的自愿的排放,那参加的企业多吗?
 
  梅德文:所以我们说呢,自愿碳减排相当于学雷锋。经济学有一个最基本的假设,人是理性的经济人,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在这个基础上,毫无疑问,自愿减排市场的规模还是非常小的,全世界也不到1%,只有0.27%。而2009年全球碳市场的总规模是1440亿美元。
 
  主持人:明白。
 
  梅德文:但是呢,不管怎么样,它的规模还是非常小的,因为我们讲,一个学雷锋呢,应该鼓励应该提倡,但是我们也必须提供一个激励机制。
 
  主持人:对。
 
  梅德文:不能总是让雷锋吃亏,碳市场是一个国际化、高效率的正向激励机制,它能够为那些非常有前途的,非常需要的新能源企业提供一个巨大的排放权融资平台,能够为中国的低碳发展、绿色发展、和谐发展,为中国的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创造一个价值发现平台,价格发现平台,风险规避机制和降低交易成本的一个制度设计。
 
  主持人:那么以目前的这种状态,特别是像您说的现在还处于一个学雷锋的状态中,那您当时选择的进入这个碳排放交易市场的时候,不会考虑到会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吗?
 
  梅德文:毛主席说,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毫无疑问,当今世界进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不管是生产、消费,甚至包括生活方式,最终都要低碳化。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企业,甚至是每个个体,都需要做好准备,迎接低碳时代的到来。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大排放国,世界最大的能耗国家之一,非常需要通过一个市场机制、金融手段、金融市场来低成本、高效率促进节能减排,所以说,不管是从国家的高度,还是从国际的高度,还是从促进北京市发展的高度,都需要一个碳金融交易所。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的这个交易所,是在盈利的状态吗?
 
  梅德文:我们现在还是亏损状态。
 
  主持人:亏损状态。那有没有预计过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始盈利?
 
  梅德文:今年可以实现打平。
 
  主持人:实现打平。我觉得这真的是很辛苦,像您说的前途是光明的,但是必须得在到达前途的时候先生存下来,这是最重要的。
 
  梅德文:是。
 
  主持人:那目前面临一些困境吗?
 
  梅德文:因为碳排放是一个政策性市场,需要政府做很多的政策设计,既要适合中国的国情,还要兼顾国际规则。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制度创新,制度设计,制度变革。所以需要更多的远见、更多的智慧、更多的勇气,这就是巨大的困难、挑战。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个美好的愿景在召唤我们。就像我总是说碳市场可能能够在改革开放33年之后,为我们创造新的制度红利,新的改革红利,新的出口红利,新的资本红利。十几年前,有一句话非常流行,叫做“上网找死,不上网等死”,除此之外还有一句话,在加入WTO之前,各行各业都流行这句话:“WTO来了,狼来了,我们要面临灭顶之灾”。后来的历史证明呢,正是中国加入WTO,我们借助于广阔的国际市场,实现了一个10年的辉煌发展。
 
  主持人:我明白您所说的这两个例子的意思了,就是说,当一个基数在发生变化的时候,可能我们有些人并不明白它是要做什么,但是当这个机会来了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人,他将会获得最大的收益,是这个意思吗?
 
  梅德文:对,当然我们是北京市正式批准成立的国有机构,我们除了经济效益之外,可能还有更多的社会效益,要兼顾北京市通过市场机制促进节能减排的重任,肩负起为中国建设中心碳市场的光荣历史使命。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梅总来到我们的访谈间,谢谢您。

责任编辑:孙磊

评论 已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