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视频频道 > 财经会议> 正文
宋鸿兵:人民币国际就不可能成功
分享到:
内容详情
来源:金融界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2日 19:24

  《货币战争4》新书首发会现场实录

  主持人:王小丫: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

  嘉宾:宋鸿兵: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独立学者。

  徐林: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的司长

  一、 恰同学少年 首度披露宋鸿兵成功背后的故事

  从战争中了解谋略《货币战争》堪称一部金融武侠

  主持人王小丫:让我们以隆重的掌声,欢迎《货币战争》系列丛书的作者宋鸿兵老师、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的司长徐林出场。

  王小丫:今天在这里,此时此刻,图书是一个最平等、最具有平等气息的交流,因为你跟书对话的时候,心和书是一样的,我们就在这里都以同学称呼,好不好。我们先请徐林同学说一说,你与宋鸿兵是同学的时候,他是怎样的人,是不是特别爱读书,是怎样的一个同学?

  徐林: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小丫让我介绍宋鸿兵过去的往事,她说你得给同学们介绍,当时与宋鸿兵在一起念书的时候,是怎样仰望星空,意气风发。其实我对宋鸿兵的了解只有一年的时间,当时我们在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读书,他比我早去一年,我跟他素不相识,但是我去华盛顿的时候,是宋鸿兵同学安排专车到机场接我,我跟他应该说是有着深厚的革命的战斗的友情。在美国的一段日子,我觉得是宋鸿兵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因为他那时候刚去上学,只拿了半奖,要一边上课,一边学习,晚上要打两份工,经常是晚上大概到两点才能回到宿舍,我们当时住在一个宿舍楼,当时我特别钦佩他的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这种精神如果能够坚持下去,你说他有什么事儿干不成呢?

  回味那个时候,才明白他为什么现在编了一本叫《货币战争》的书。当时在美国,我去他宿舍,我发现他最爱看就是国内的三大战役,一遍又一遍再看,我觉得他很有意思,他天天看战争题材的片子,我发现他不简单,他一定在战争的题材里寻找他理想的东西,或者选找战争带给他对谋略的刺激。后来他写出一部《货币战争》出来,我想想可能也不奇怪,我觉得他对谋略和战略,在经济和货币上是有一种思考和体验的,所以才写这样的书,取这样的名字。这个是我对他过去点滴的介绍。

  王小丫:看来宋鸿兵有点儿军事情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从一到四作品不断。我还是特别想问一下,为什么他在书里预言美债危机、金银价格的走势,都特别准确。从《货币战争1》到《货币战争4》,你作为他的同学,了解他的作品吗,你最欣赏的是什么?

  徐林:《货币战争》第一册出的时候,宋鸿兵那时候还在美国,说希望我给他的书写几句话,当时我说你得发几章文字给我看看你写的什么东西,他在网上发了几章给我看,看完之后,我的第一反应,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因为宋鸿兵他不是学经济的,也不是学金融的,经济是他纯粹的业余爱好。原来我们在美国学习的时候,很多时间在讨论经济上的问题,特别是中国的宏观经济的问题。那时候我去美国的时候,我已经在发改委的发展规划司工作,我对国内的经济相对他来说,比他要熟悉,我们那时候经常做一些探讨,那时候感觉他是一个外行,非常外行的人。等到 他2007要出版这个书,我想这么多年,他一定做了很多工作,因为他对一些金融的产品,有了深刻的了解。我看到这个书的时候想,里面是大量的金融史,这种金融史的串联,是一个比较完整的线路,你能感觉到,过去那些显赫的金融家族,主导世界经济,他们背后的力量。我想,这本书它会吸引很多人对金融问题的兴趣,它以及其通俗的语言,把金融背后的故事讲得非常生动而有趣。我想这个书,作为一本畅销书,会有非常大的力量,我当时非常谨慎地写了几句话,我说这本书“演绎了”什么什么内容,我不敢说它这个书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我说这个书看完之后一定会引起人们的反思引起震撼。事实证明,这个书的影响力非常大的,不光是普通的老百姓,而且很多专业人员也看,一些非常高级的领导也看,我知道有一位非常重要的领导说,这本书是一本金融武侠。我对这个书里头的一些观点,并不是特别赞同,他书里主张货币制度回到金本位,我们这些人大都不会持有这些观点,回到金本位背后它的众多的障碍和困难,回到金本位之后,它对整个金融制度、经济的管理都会带里一系列的问题,这是十分困难的问题。他对金本位有着刻骨铭心的推崇,他一定认为黄金的价值一定继续前行,逻辑上从这个角度十分合理。但是黄金的价格,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表现,是不是会一路高涨,我也不敢说,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预言是准确的,我们没有什么可指责和批评的。至于他个人,你要是问我对他有什么评价。我就想起最后《围城》里头,赵欣梅评价方鸿渐的一句话,我说你人不坏,但是也全无用处。我现在觉得这个是大大的误判,这么多年来的发展,他不光是人不坏,人也很好,关键是很有用,不光是对大家有用,对我们这个社会也是有用的,他给人们一个全新的视角,看待货币制度、货币史和货币关系中的问题。

  王小丫:非常感谢徐林先生,谢谢。

  二、王小丫变身记者 现场针对时下经济热点访谈宋鸿兵

  王小丫:接下来,我们把时间要留给宋鸿兵,我要跟他进行一个关于很多经济问题的访谈。大家都知道,《货币战争》系列从1到4,已经有4本了,现在我们要请宋鸿兵先生讲讲,《货币战争》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宋鸿兵:在《货币战争》第一本书中重点谈的美元,特别是美国金融制度的形成,通过美元来揭示现在金融家族的兴趣,包括他们对现在世界的影响。第二个重点谈的是欧洲的金融历史,他们在整个世界历史变化中,对于战争、政治很多方面的影响。第三本,回到中国,讲中国鸦片战争以来金融制度,或者说货币对中国历史的演变到底发生什么作用。第四本书,站在博弈的角度,谈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博弈,包括人民币的未来。

  王小丫:这四本书,在空间上从国外走到国内,历史上从过去走到现在,有内到外,由古到今,编织了关于货币的完整的经纬线,大家要想了解国外、中国、过去、现在,都在书里找到答案。这四本书出来,名字都没有变,都叫《货币战争》,相当于四个孩子,时间跨度有很多年,2007年1出版,现在是2011年年底,这么长时间的跨度,你的写作态度都会有变化,你这四本书是怎样的传承的思路,用什么样的东西,都把它统一在《货币战争》名字之下。

  宋鸿兵:从大的逻辑上讲,人类社会一个是做创造财富,一个是分配财富,基本上都可以从这俩方面来解释。无论是看到战争,血腥暴力,包括政治斗争,归根到底,大家要占有别人的财富和攫取别人的财富。如果说追求财富是一个主线的话,可以将其解释为所有问题的动机的话,货币作为财富的最高象征,是我们理解世界的主要线索和脉络。根据这样的逻辑和思索,为什么要用《货币战争》这个词,我觉得货币不完全是经济学和金融学中纯粹的理论概念,我们读大学课程,往往是从纯理论角度看货币,我觉得它应该是一种权力的博弈,如果是这样看问题的话,与教科书的角度就不一样了,我认为货币是存在着博弈和斗争,涉及到社会财富分配的巨大权力。从货币博弈看世界的政治、经济,包括战争,用这样的逻辑来解释,应该是比较有意思的视角。

  王小丫:我去书店的时候,我痛恨拿一个塑料薄膜把书包起来的那种装帧设计,让你看不了书的内容,只能看封面,也不环保。这本书蓝色的封面特别好,也没有用塑料薄膜抱起来。我是很认真地把书读完了,我记得书里有七个字,我的命运我做主。就是说现在美国的经济已经进入了衰退期,中国在这个时候面临全新的机会,我们就特别想请教宋鸿兵先生,这个机会已经出现了,你怎么把握,是否能把握得住,这个是巨大的挑战。我们面临的是怎样的机会,我们怎么样才能真正把握这个机会,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你没把握住,那没叫机会。

  宋鸿兵:我觉得一个国家跟一个人没有本质差别,一个人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这样的人不可能成功的。我觉得一个国家的命运也是如此,如果这个国家对外的依存度过高,或者看着别人的脸色才能发展、进步的话,这个国家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主导性的强国。美国一开始发展其实走的是完全否定了大英帝国的比较优势的道路,美国从立国以来,美国通过高关税保护自己的工业,不受英国工业的冲击,这样美国的制造业才能兴起。美国用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包括从法国、荷兰以高薪吸引移民。美国实行高工资,美国整个工业革命时代以来,美国工人的平均工资,是欧洲平均工资高三分之一,比英国高出接近一半,美国人有全新的理念,不是把劳动力当成一种成本看待。美国人是最早提出“人力资本”的概念的,一个高工资的国家,工人得到较高的收入的话,他会处在更好的工作状态,这样有更强大的创新的能力。1850年之后,美国专利申请的数量,大大超越欧洲。在这样的过程中,美国最后获得的,在于美国美国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国内市场规模。罗斯福可以不在意美元贬值,因为他对外的贸易,只占整个革命总收入的2、3%,在很大程度上主宰了美国自己的命运。美国现在对外贸易的依存度是8%,中国是28%,如果一个世界强国,不得不依靠别人的市场和原材料,你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对于中国而言,可能未来的发展,在我看来,最根本的转型,就是必须让中国国内市场规模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把中国对外的依存度,特别是外贸的依存度降到10%以下,这个可能跟很多人不太一样,一个国家就跟一个人一样,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能够过度依靠别人。就像我们做事一样,这个事成功率高的话,你自己控制的力度大,小的话,失败的概率很高。

  王小丫:我们自己要把自己的市场做大,要把自己的内功,先练。我把它理解为一个“道”,机遇来了,我们怎么把握这个机会,让自己成长起来,这个是“道”的问题。在这个书的第八章,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宋鸿兵特别谈到了几个模式,1.0、2.0、3.0,对于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变,我特别想您用特别简单的语言概括一下,提到的这些转型,是一个怎样的阶梯式的跨越。

  宋鸿兵:中国的经济发展经过了三个比较大的时期,第一个是计划经济时期,从建国以来到1979年,前三十年,我认为称为中国模式1.0,我们基本上走苏联人的道路,苏联解体了,第一个老师爬下了。到2008年之前,中国模式2.0,中国基本上放弃苏联的模式,转而寻求美国的模式,中国一切还没过渡到位,我们只要变成美国那样,我们才算到位。金融海啸一来,在这样情况下,第二个老师,美国这个老师也趴下了。中国可能是二百年以来,第一次被逼到走向第一线,你自己不能再学别人了,未来道路怎么选择,你又没有其他人的例子参考,苏联、美国都出现大问题,中国不得不把自己从学生的心态作为调整,你没有其他的道路学习了,你得自己了,这是中国模式3.0。在这个过程中,到底中国该怎样发展,才能成为一个比较有世界影响力的国家,这个可能是全书重点的问题,当然它主要是通过货币这个理解世界的发展,我觉得未来中国模式3.0核心就是,这套模式最后使中国最后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

  王小丫:其实大家如果说冷静思考的话,中国目前找不到一个版本学,我们是一个农耕社会,美国他们很快进入工业化社会,还有很大的不同,我想请教一下,按照3.0的模式,我们没有可供参照的模式,我们靠自己过河,你觉得怎样的路是更好的,你也提出一些建议,让大家先睹为快,我们亲耳听到宋老师介绍3.0模式。中国有这么多农村,让农村人口尽快跟城里人平等的,在社会福利、收入、机会都是平等的,如何做好这一步的崛起,书里有很多的论述。

  宋鸿兵:这个书不可能提出很多具体的该怎么做,因为它提的还是一些思路和大体的建议,在很大程度上,我把中国1979年以来,一直到现在,所谓后三十年经济增长,我划分成两个阶段,中国经济增长由两极火箭来推动。我始终觉得,我们在理解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上有问题,我们会经常听到混淆的概念,我听了他们的解释之后,我还是不懂,很多东西没有把经济这个问题的本质说清楚,我不得不自己想,自己看书,在看的过程中,我发现经济学是一种什么学问呢,就是在有限的边界条件之下,求取最大值的学问。你在有限的现实情况下,获得最大的产出,这个是经济学。怎么来理解1979年到现在的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源泉在哪儿,在我看来,经济与发展的根本的动力源泉是生产效率的提升最快的部门,向生产效率提升较慢的部门扩散的过程。实际上,生产率是整个观察经济学最关键、最核心的之一,没有这个提升,我们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虚幻,都是浮云。

  我给大家举一个,猎人和猎物的例子。猎人打猎,一开始用梭镖,生产效率比较差,后来发现用工具,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制造工具的时候,就不能打猎,吃老本,就要求他提前打猎。他积累的储蓄,这是真正的储蓄,他进行工具制造,终于提高效率,这是一种投资,弓箭生产完全之后,猎人获了货物,进行交换,这是消费。没有生产效率提升,不可能有储蓄增量,不可能进行投资、消费。消费的本质是一种交换,没有生产效率的提升,不可能有所谓的消费,我们现在看到说法,实际上是刺激生产效率提升,产生更多的储蓄,用这个在市场上进行交换,才会刺激真正的消费。中国第一级增长火箭就是中国第一次农村的工业化,在五十年代为什么发展慢,中国当时的工业化积累要靠农村,中国要拿到农产品到国外交换,才能拿回设备和先进的技术。中国要进行城市化,中国城市人口和工业人口要靠农村养活,农村三座大山压在农村的头上。在那样的情况下,中国要想工业化,来源于农业的积累,当时农业积累处在不堪重负的情况下。中国农业成产1957到1979年就是很少,没有动力生产。从79年开始,对18种农产品进行大幅度的调整,政府大量提高农产品价格,给予农民大量的经纪商的补贴,一方面是相当于还历史账,第二方面给合理的价,农民积极性立刻调动起来了,形成了农业资本的积累,有了这个之后,开始建立了大量的乡镇企业。从1980年到1995年,中国乡镇企业成长高峰期,中国近半的家用电器,全是乡镇企业生产的,到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乡镇企业创造了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为社会创造了大幅度生产力的增加,城市经济实际上被农村生产力的提升,农民在交换过程中,要求等价兑换,城市被这样的需求刺激,加速城市的生产,城市为农村所拉动。

  城市改制陆续展开,国际对中国的投资越来越大,农村工业化生产的品质和质量不足以跟国际上先进的技术比较,95年中国经济衰退了。从97年开始,这个物价为什么会下降,消费出现疲软,我们的增长火箭没有了。中国什么时候再次走出这么差的阶段呢,就是中国入世。虽然对入世这个问题大家有争议,我把它称为第二级火箭。中国的跨国企业,他们在中国纷纷建厂,马上你的成本一低,国际的竞争力就加强,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为什么国民经济在2003年之后,开始真正进入景气的状态,出口行业的带动,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说中国的经济增长了三架马车,真正的马车只有一个,生产效率的出口部门,正是有了出口部门的生产率的提升,才时中国政府有钱改造,进行投资。为什么中国不能在1979年搞房地产刺激经济增长,因为你没有储蓄增量,所以是没有用的。现在我觉得中国未来面临挑战,在十年这样的周期之内,我们的外部情况会恶化,欧洲、美国和日本会陷入长期的箫条,在这样情况下,中国出口的发动机现在正在熄火,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就是使中国未来比较要点燃第三级火箭,没有这个,我们整个社会就没有一个生产效率极高的行业存在,那时候做什么都没有用,那个时候只要你没有一个生产效率极高的部门,所有的一切带来的就是通货膨胀。农业的第二次工业化,第三级火箭靠农业。成为一级火箭的一个条件,一定要涉及到足够多的人口,社会收益面足够大,比如我们把文化创意作为增长火箭,那可能吗,涉及的人口太少,包括生物技术、遗传技术,都不可能作为一级火箭。真正作为火箭是什么,农业。为什么农业是一个大产业,它带动中国基本上一半以上的人口。成为一级火箭的第二个条件,生产效率必须要急速攀升,没有这个提升,不可能有火箭的动力,农业现在已经被压到一个95年以来,中国农业资源实际上被输入给城市,政府对农业的投资,实际上是农村精壮劳动力到城市打工,瓦解了人力资本的核心,包括各种资源的外流,使得中国的农业在95年之后衰落了。这样的话,使得农村的生产效率降得很低。79年我们进行第一次改革的时候,政府由于起点低,加速快,在我看来农业的基础脆弱导致生产率低下,只要足够资源调向农村行业,如果2009年刺激不是投向房地产,而是投向农村,中国现在的情况肯定不同,中国内地的消费市场已经起来了。第三个条件,它所拉动的链条要足够长。只有启动第三级火箭,也就是农村的第二次工业化,以高科技化、高度信息化,带动农村城市化一起拉动。在外部经济环境非常恶劣的情况下,其他道路走不了,还是回到农业的根本的问题上。

  王小丫:中国是一个农耕社会,我们往上数三代,基本上我们是从田间地头走来的,我爷爷就是在村里种地,他是他们那么的生产能手,他爱学习,所以他种的地比人家的庄稼长得好。我们是一个农耕社会,我们祖祖辈辈都在田间低头,沐浴着最灿烂的阳光,脚底下的泥都是湿润的,我们对农村的关注,是对我们自己,对我们祖先的一个尊敬,这是根本。

  王小丫:我现在问大家一个互动的问题,人力是不是成本?(是),宋老师有一个观点,人力不是成本,是资本。

  宋鸿兵:美国十九世纪的经济学派,跟英国的经济学派不一样的地方,按照英国的价值理论,生产力绝对是一个成本,所以越低越好。欧洲大陆的工厂都是以压榨工人的工资提高资本家的利润,我们看到整个欧洲大陆十九世纪到处都是革命,为什么欧洲大陆会频繁出现所谓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运动呢,当你把工人的工资接近成本的话,你的道路只能压低它获得更多的利润。美国的经济学家不认为,美国的平均工资比西方高。如果比欧洲高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美国的生活质量就高,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经济学家把劳动力当成是投入的资本,当你给他更好的食物、生存空间,他有更好的忠诚度,他就有很大的体力去创新,包括有更大的消费。从投资回报角度讲,当你重视这个人,对他进行了长期的资本投入的时候,最后的回报也将高于你对猪、农的投入。你难以让这些人获得稳定的忠诚度,难于获得比较体面的生活方式,他没有心情搞发明创造。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当年对人力资本的定义,同样适用于现在的中国,中国应该是高收入的国家,带来高竞争力,创造世界上最大的消费者市场,这个是中国未来要走的路。

  王小丫:我们对时常对这样的词都比较熟悉,消费、财富、投资理财,你从经济学的角度解释一下这些词汇?

  宋鸿兵:大家每天都学习、找工作,挣钱,就是积累财富。到底什么是钱?你从钱包里摸出一百元的人民币,这背后究竟是什么,有多少人想过这个问题,我们纸币背后的真实资产是什么,我的看法跟科班培养的经济学家的看法差距太大。我认为货币是财富的收据,每个钞票背后都有抵押品或相应资产支撑这个钞票。黄金在历史上号称通货,是流动性最强的商品,只要拿这个到市场上进行交换,所有人都愿意跟你交换。在这种情况下,钞票背后的抵押资产就是黄金,现在的钞票,比如说一百元人民币,人民银行告诉你是美元,外汇占款问题。经济学家从来不愿意告诉你,你拿着美元还不甘心,你问这个美元背后的抵押是什么。现在你换成一张政府的欠条,政府负债最后靠的是什么,政府的财政收入还这个债条,政府能兑换就不会有欧债危机,就是因为好几个国家出现了政府拍胸脯不管用的场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手中的货币制度,以国债为抵押发行的货币制度,可能经济学家他们已经习惯了,就没有跳出这个想想,如果这个系统不能持续怎么办,主权信用,特别是以美元为抵押,创造全世界货币体系。当年美国向全世界供应两个资产,美元和黄金。当你看到美国国债这样的速度飙升,压在美国脆弱的增长之上的问题,这个不会维持。最终体现在,美国一块钱的财政收入中间,会有越来越高的比例拿来支付国债利息,达到50 %以上,这个将崩盘,2023年到2024年之间。为什么黄金是一个合理的货币,这个货币体系你玩不下去,你拿什么再说服全世界的投资人持有你的货币呢。包括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都保持不了自己的信用的话,能相信你中国吗,未来的世界货币只能是全新的制度,只能是黄金。

  王小丫:假设人民币成为亚元,加上欧元、美元,三方货币产生联动,从而使世界货币统一,成为一种货币。

  宋鸿兵:现在咱们国家提人民币国际化,它就不可能成功,逻辑上不对。中国是一个出口型的大国,你出口商品,货币回流的,你怎么能把自己的水弄到外头呢。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把人民币通过什么手段,只要中国是出口大于进口的国家,或者是顺差国,都会回流,慢慢通过各种渠道留回中国。中国不能把人民币推出去,还能做到国际上不回流,做不到。作为储备国的货币必须是逆差,否则的话,这个钱没法儿出去。不管是英镑还是美元,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看马克和日元,国际化都没有成功,虽然叫国际化货币,日元贷款,为什么三十年之后都失败了,或者说在国际货币储备中占有相应的比例呢,你持有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储备货币,你有一个心态,当我需要买东西的时候,我能拿这个货币到你国家的市场,进行采购,德国和日本的最大问题,它没有最大的国内市场,日本和德国人口规模太小,形成了国内市场规模不够,从本质上制约了大家持有马克和日元的根本动力。中国只有三分之一的比例用在消费,大量的资源进行向外转移的经济体,你又是出口导向型,国内市场规模不够,怎么想象你在几年之内把人民币推出来,不回流呢。为什么用亚元取代人民币,人民币推行哪怕二十年时间,也不会超过日元当年的成就,没有太大意义。亚元不一样,中国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东海和南海的问题,有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出轨,如果不管这些东西,对中国经济利益的参事越来越严重,中国一大半的出口市场在欧美,原材料要靠中东地区运输,这个时候美国要介入南海,不用动一兵一卒,砍段几段路,民间的储备只够你运转七天,美国阻断七天,你想想是什么后果呢?别人跟你哥俩好的时候没有问题,一旦翻脸的时候,你根本打不起这个仗的。建立亚洲地区的石油同盟,把亚泰地区关于有争议海底石油的问题,进行利益捆绑,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搞亚元比人民币国际化战略意义更大,也容易实现。

  王小丫:您在书中说现在的银行制度下,信用可以被直接创造出来,货币4当中,美国的银行体系主动或被动把这些吃进,这个信用到底是纸币还是受信的额度呢?

  宋鸿兵:什么是钱,什么是信用,银行信用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我推荐一本书,是我看过的不管是正统的还是非主流学派当中讲述银行信用最深的书,叫《银行的秘密》,关于货币和信用阐述则透彻、清晰的书。简单说起来,银行创造货币是我们很多人看起来是不能理解,这就是要理解钱,钞票是一种钱,你在银行中存款这个数也是钱,可以换钞票。什么是银行信用呢?当一个人把一块钱存在银行体系,我把全国的所有银行,把它合并成一家银行,当您每往这个银行存一块钱的时候,银行将能创造十块钱,信用总规模,这个是大家可能不能理解这个的话,就不能理解部分准备金,怎么运作的。我们以为银行起的作用是,我把大家不用的储蓄存我这儿去,我再找贷款人,把这个贷出去,银行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了十倍的放大,九块钱是所谓的银行货币,也就是支票,是虚的,不是实的。这个体系就是同学问的,银行体系对货币进行了放大部分,一块钱进来,十块钱出去,九块钱就是银行信用,不是真钱,但是可以当真钱被用。

  二、 宋鸿兵亲自解密《货币战争》背后阅读上亿文字的秘密

  王小丫:有一个同学问,《货币战争》系列还会写下去吗?

  宋鸿兵:暂时没有计划写下去,写一本书跟生孩子一样,实在辛苦,这都四个了,都超生了。第一本书,没有任何压力,当时在美国是比较清闲,工作压力特别小,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其他的事儿,在那段时间里面,可能用三年左右时间,对很多问题进行了充分的研究,写出来的东西,那种文字,有时候属于感觉比较好,你可以反复推敲,所以时间长。第二本书,相对于后来就不一样,心态不一样,回到国内,机会很多,诱惑很多,使你的脑子非常乱。第四本书,我想必须要改变以前的写作方式,整个搬到香山,手机一关,七月份到香山,到年底出山,是比较痛苦的过程,我自己的收获都特别大,当你完全抛开社会中的种种干扰之后,沉浸在一件事情,人的思维会非常非常宁静,在那种情况下,你想的事情兴奋点就不再是别人找我这个事儿,到底给不给人办啊,给别人送什么礼啊,不再是这种问题了,变成一个纯粹的这个问题我没搞懂,这个信息我来怎么合适,理论到底对不对,就完全处在那个状态。在现代社会中,可能真要做成一点儿事儿要沉下心来,这个是我第四本书最大的感悟,确确实实也耽误很多事儿。比如说在座的有一位是我们天使投资人,网络游戏的很著名的人士,找不着我了,问我哪儿去了,下山之后我说我写书去了。这个网络游戏也开发了一年多,跟这个书同时出来,月底我们将正式上线测试,这个可能是中国第一款金融类的网络游戏。

  王小丫:我不知道大家的掌声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多角度解读大家的掌声。其实我在生活当中,我特别尊敬那些能够把特别复杂的事情说简单了,我们邻居的大妈,都听明白了,我觉得你的解说就到位了。所以对这个同学的提问我特别感兴趣,他说很多朋友对宋先生的系列丛书有一个感觉,它很通俗,更像金融小说,看下去一张接一章的,容易阅读。对于您的作品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对于您个人,A、金融经济学家,B、学者,C、作家。

  宋鸿兵:这个同学问的问题也是很多朋友问过的,在我看来,我有一个基本的,我以前看过一个电视剧,《霍元甲》,在座的各位可能当时太小了,没有看过这个片子,我印象特别深,他所创的拳叫“迷踪拳”,或者像李小龙,不是以哪派,一招一式区分自己的武功,所以本质都说出了一个对这本书的基本想法,不管你写的是什么,最后能让读者认同,能以最高效率传播这种理念的,就是正确的写法。所以对于我而言,你如果愿意把它当成小说看,非常好,如果你当成学术著作看,也没问题,或者看武侠什么类型,只要你有兴趣看这个书,传播理念这个目的就达到了。为什么要做货币战争的网络游戏,也是这个目的,大家看书很费劲,玩游戏很快乐,主要目的还是传播思想。无论是自己的思想再怎么好,没有人看,你一个人自我欣赏,没有任何意义。从这个角度讲,我基本上定义为追求传播效率最大化,或者追求一个在现代社会中引发强烈争议的定位。具体说它到底什么类型的书,无所谓,这个书不光是哪个,每个都有基本的质量的把握和控制。我中间提到的具体事,一定是历史上发生的,不是凭空捏造的。逻辑可以是用自己的眼光和逻辑看待,这个事为什么发生,这个书中有很多历史事实是我们在其他书上能看到,但是逻辑,看事实眼光和评价实际上是相当于我赋予零散事件的一个生命,这个书很纠结,到底什么类型的书,我觉得留给读者自己来比较好。对于我个人的定位,我应该说是长期以来,干什么不爱什么的一个人,基本上我学什么东西,往往不是我最感兴趣的,上中学的时候对教科书、考试极端反感,不逼急了,我不会学应试的东西。我觉得不应该把自己宝贵的人生,消费在这么愚蠢的考试题中。

  王小丫:180线,他是181,他总是会多几分,他其实是严格计算好他的资源、时间以及他的精力。我们在求学的时候,你该应付的还要应付,所有的东西投到兴趣之上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对的,生存是个问题。

  宋鸿兵:如果我为了多拿这么几十分,把这前二十年时间累加在一起,我可能会多花五、六年的时间考试上,这个投入不值得,有这个时间,我宁愿刚刚过线,所以这是一门艺术,投入有限资源的情况下,有最大的产出,不要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

  王小丫:这个度的拿捏考验人的。在这里呢,要跟同学们说,大家有很多的问题,因为时间的问题,不能一一回答大家,但是我特别喜欢跟大家一起去谈一谈读书的心得,对于民族来说,读书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到昨天晚上我看的《货币战争4》,你在看什么样的书,你喜欢看什么样的书?

  宋鸿兵:我从来不是一本一本看书,这个是我们阅读习惯问题,我往往是十本、八本一起看,我往往是先看目录,找到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没有的话,我一页都不翻,对话题感兴趣,我把所有跟这个相关的拿到一块儿,直接跳到这章,这个是个人阅读习惯,我讲究阅读要追求效率,时间有限,不可能每个书通读,大部分的是你不想要的东西,抓住问题的要害,找到这本书,直接看那儿,没有的话,迅速翻过去。从来不精读一本书,就是泛读,抓住了,比别人要读得细。我最近要读书的话,在读好几本书,最近主要关注的就是欧洲方面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欧洲史方面的问题,德国中央银行5月份成立的德国联邦政府,我一直非常非常关注德国央行成立的时间点,当时没有德国政府,美国究竟起了一个什么作用,我没有想明白,德国中央银行具有全世界强大的独立性,当时组建德国银行的是一帮美国人和英国人,按照我一贯的思路的话,我认为美国和英国对德国中央银行的影响是非常非常深的影响,美国人和英国应该要控制这个事儿才对,现在的欧洲中央银行基本上是德国中央银行的升级版。欧洲中央银行报出了一个数才能堵出欧洲危机,这个是通过美国财政部传这个话,这个事情非常奇怪,这个过程中美国财政部起的作用非常大,它的目的是什么,它跟欧洲央行和背后的德国央行关系是什么,我研究的重点是我感兴趣的东西,要不然我觉得多一分钟都是浪费,大概有一、二十本,当年的涉及当年事情的人的一些传记。

  宋鸿兵:我们以前在美国的时候经常讨论经济学的问题,当年学长就说,你又不是学经济的话,关心中国的宏观经济有什么意义呢,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我这个人是古怪的人,我做很多事情,我只关心我的兴趣,不太关心现实生活中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和利益。我自己的感受,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永远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管周围人怎么评价,不重要。一种人是好强,一种是自强。好强的人没有自己内心的价值评估体系,非常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真正自强的人有自己的一套价值体系,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在这样情况一下,每个人实际上在追求人生的理想,在生活过程中,找到自己的真正的爱好和兴趣是什么,找到这个之后,你不断研究,努力,逐渐你也不用在意有什么真实的回报,重要的是你觉得自己活着有价值,自己对自己这辈子有所交代。

责任编辑:胡建华

评论 已有0条评论